女兒camille在二月二十一日早上五點五十七分鐘於出來見面

之前很擔心她出生時 老公沒在場  沒想到她很配合 選在老公在家時陣痛 我還半信半疑 怕說到時在被醫院退貨一次 但我老公更怕我在車上生 所以還是趕到fontainbleu醫院檢查 一開始我還未開三指  sage-femme還在猶豫 camille卻臨時一踢  羊水破了 終於可以住院了  整個產程 超乎想像順利 跟之前在台灣36小時的催生相比 哇 真的要推自然產 還是相信身體的本能  只有中間比較痛  打了麻醉還是感到疼痛 但到最後好多了 不太痛 只有身體感覺要把小孩推出去  生完後 不像上一次大出血 冷得發抖 這次只有輕鬆感 也沒出甚麼血  也不用插尿管  下面也沒感覺種大  很快身體就沒甚麼大礙  縫合的地方在醫院那幾天並沒有感到特別疼痛 也許是每天醫院都有給止痛藥的關係

以為可以好好推一下法國的醫療 沒想到住院那幾天就開始初皮漏 也許和我就醫的運氣很差有關

1.妹妹出生就有黃疸問題 但不曉得是主治兒科醫生沒當班 還是如何 總之拖到第三天才給一個紫外線燈光箱子 放在寶寶的箱子裡照 照了兩天還沒有下降 我和妹妹又被迫留在在醫院 之後有一位護士說帶妹妹去另一個儀器照六小時  完後隔天應就可以回家  我帶妹妹到那裏照 看到是滿專業的機器 就想為何不早點給妹妹照 照之前要戴上眼罩 全身脫光剩尿布放到裡面照  結果我又發現護士小姐沒把妹妹眼罩帶好 我還看的到眼睛 總之有點嚇到 怎麼不太專業的感覺  途中老公走後沒多久 妹妹就推回給我 想說才過三個小時怎麼回事 換班後的小姐和我雞同鴨講個老半天 聽不懂 隔天告知老公 老公很生氣 這和早上上班的護士發了脾氣 那位護士也好笑 講了一些好笑的理由 到了下午 (式的當天又無法出院 妹妹黃疸根本下降不夠)  那位護士帶著寶寶記錄 (明顯有塗改痕跡 我老公說他早上看到的不是這樣)  又跟我們編了一個理由 我老公根本氣到不想講話 結果 又要我麼用原來的箱子 繼續照  奇怪 寶寶紀錄可以由他們隨便塗改的嗎

2.因為在醫院兩個人同室   室友是個會講一點英文 人很好 他家人也很好的法國小姐  只是我家妹妹太吵 我真的很怕吵到她 所以三天沒睡覺  因為奶真的太少 妹妹沒東西喝只能哭哭啼啼 後來只能跟護士要奶喝  在老公走之前我請她再跟護士要 結果他老兄竟說 護士說三天後你的奶就會來  今天妳的奶應該夠 你看他睡著了 老兄 拜託 他都吵半夜 你又不在這 吵累了當然睡著  我聽得挺生氣又難過  小孩有沒有吃飽 難道我會不知道 結果 隔天量體重果真又下降 他老兄還以為當天能出院  結果又不能  因為醫生對妹妹的指示是 體重稍微上升 黃疸降到標準值內就能出院  因為沒有睡 在醫院的我又感冒 結果還稍微發燒 讓每天量體溫的護士知道了 又來個大陣仗 又是抽血(抽血的護士把我弄得好痛 下次又叫才第一次上場的小護士幫我抽  結果被打了兩針) 又是驗尿(結果竟然要等兩天)  最後竟在我屁股打了一針超痛的自體免疫針  就說是感冒 若是感染怎麼會咳嗽  真受不了  隔天一個周末值班的婦產科醫生對我先生說了無關痛癢的屁話 甚麼檢驗報告還沒有出來 不過你老婆應該沒問題 但還是得等小兒科醫生那邊的指示等等  就說是感冒就說是感冒就說是感冒

3.晚上值班有一個護士不知是討厭有色人種還是如何 明顯的感覺對我非常不友好 來的時候只對隔壁法國小姐說bonjour a tout a l'heure之類噓寒問暖的話 我則一句都沒有 就繃著一張臉 我用矬矬的法文跟他說 就只會回不懂  後來我乾脆寫在紙上  因為它只要記錄寶寶幾點餵奶 幾點上廁所而已

總之我自然產 但還是給他住了一個禮拜 傷口都好了說 我還想乾脆住到滿月算了 反正有得吃 又不用打掃  只要專心應付小寶貝  不過沒有電視 室友三天後走了 每天我就只面對空白的牆壁 和啼哭不停的嬰兒  讓我心情真是down到谷底

之前在台安生姐姐時 因為催生 足足痛了兩天 姊姊才被護士推出 結果產後我出血甚多 全身發抖 下面傷口腫大 上個廁所都很困難 造成便秘  還被插個討厭的導尿管 我覺得超級不舒服的  一個月後傷口才比較好 不過走路時感覺下體臟器垂垂的  一直過了比較長的時間才恢復  因為太恐怖的生產經驗  嚇的我三年後才敢生第二胎  想生妹妹主要是想姊姊須要有一個同血緣的手足 在世上才不會那麼孤單 萬一父母發生何事  也能彼此商量

全站熱搜

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