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是一篇嚴肅的文章  主要是想把我在解悶的發言寫的更清楚

註:當然對於那次發言可能讓人不舒服 我深感抱歉 也許我是想要聊深入一點的話題 但沒有地方發洩 請包涵  所以不喜歡的可以飄過  這篇就當作讓我發洩發洩

因為在下不是做學術 在最近才稍為接觸一些社會學的文章 不可否認的是 看得很吃力 因為本人學術涵養就是不夠 專有名詞有些想了老半天看不懂 只能從前後文看各大概 所以我自了 文筆不好 有時候可能思緒並不縝密   論點不清晰 無法讓人更清楚了解而產生些誤會    但我還是試著說明 就當我自嗨好了~~

我個人目前欣賞彭教授和桑德爾教授的方式   前者嘗試者把議題放在更大的環境做檢視    很多事情找出前因後果  放在歷史或大背景下觀察   後者常用問題引出更深沉的思考  而非有結論  並且質疑我們目前習以為常的事與觀點

對於我之前寫的"歐洲發明航海技術以來 到處殖民   發起了兩次世界大戰 所到之處間接強迫各國民族與文化提升到競爭的地位   也引發西方人的優越感 與 其他國家自卑感 或是 崇洋 厭洋 國族 等情節誕生"  但其中更複雜的也有 一個國家內也有對自己民族相對於西方國家的自卑感 與 相對國力比較弱的國家的優越感   等等     我是以我比較了解的台灣與中華文化來看待  無法否認  (若否認的話就不用看下去 我目前不想解釋我感覺到的現像)  很多學者大力韃伐認為中華文化是造成國家無法現代化的原因 有人探討中國與日本近代史   認為中國落後是由於全面西化的不夠    當然有些學者真的事為自己國族好 希望能夠更好 但也不乏真正看不起中華文化之人  其真正的心態我覺得可能是被比較後的自卑   掩藏在嘲笑譏諷底下  寧願自己來生成為白人  

其實我不喜歡分裂族群 不管本省外省原住外籍 都可以是台灣人 但強調台灣史可以但不需否認中國史的影響 甚至進一步完全否認中國   在者 我聽過一種說法 好似台灣本省人大部分都是早期漢族和平埔族混血 但 那又如何  重要的是 拋棄族群分裂 及 各自私利    好好的將台灣打造成跟中國完全不同的理想國度才是

當然這也只是在下試著把所有的現像在大背景之下找出一個解釋   之後引出一些不贊同 也許是因為這番解釋有點牽強附會   但卻沒有人能提出更有論點的解釋來推翻或者補強 我覺得很可惜 我想要知道更有力的看法@@

我上述的那些 優越 自卑 並不代表一個民族的優劣之分  優越與自卑感只是一個人因環境的自我感覺  並不是代表您的資質就比別人差 所以我的意思並沒有種族主義 想想 古代人(中國阿拉伯等)不可能比現代人(西方)愚笨    很多古文明現代人也想不透怎麼做 金字塔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一個北非或中東人   一個亞洲人   一個非洲人   一個白人   甚至一個原住民   平均智力都是差不多  但文明是因為環境造成 所以發展程度與方向都不一樣   但我想 目前西方是強勢文化 在者 他們盡力追求的普世價值其實是每個民族追求的   其他民族也許會不一而同朝向這各方向   只是時間問題   但西方人比較早到達 在加上全球化 不可避免我們必須漸漸步向西方的現代化與接受他們的價值

但我在文章的重點是強調"自己國家要盡力做好"   一個國家弄好 別的國家自然而然會尊敬你 在別人的土地 抱怨他國人不尊重你 其實只會掉入自我憤怒的漩渦當中 那 若國家的處境我們沒辦法做怎麼辦:

我想一方面必須以積極的心態面對   試著讓憤怒轉化為積極向上的力量

另一方面要積極了解所在國家人民的文化與想法 你才能分辨哪些事真正他們不喜歡 哪些只是因為自己是弱勢族群敏感所致 哪些事個人因素 等等  更重要是 當你遇到西方人不自覺或惡意的優越感所傷時 你才能做有力道的反擊  搔著他們的癢處/痛處  或者只輕輕一笑帶過 因為你知道他們不是故意 只是覺得這個歧視笑話好笑  他們也許也是同樣的方式對待同種族的人  只是你太認真

另外 在法國 我也常遇到阿拉伯男人的惡意    這裡特別指出是男人 通常阿拉伯女性是很好的   加上我常聽到伊斯蘭國家那邊不可思議可怕的負面消息  但我的問題大概是沒有人願意回答   後來我理出個答案   (不過還是需要有ㄚ人朋友及時間的驗證與修改)  很可能是和伊斯蘭女性的地位低落有關   我的想法是 當一個家族母親的地位低落 那他如何管束自己的孩子 所以你很常看到阿人母親不在乎小孩再旁邊搗蛋    也許不是不在乎而是不能在乎吧   在祖國若母親無力教養 也許有其他家族男性成員 宗教 與社會倫理制約 但一個伊斯蘭家族在法國情況就不一樣 因為外在社會與小家庭制的約束力都不如祖國   而加上社會上明顯的歧視和他們家族教導的驕傲相衝突才演變成具有攻擊性的阿人   但問題來了 如何處理

我們把場景換到台灣   假設台灣接收很多阿人   也異族通婚了很多 一個CASE 一位和台灣女性結婚的阿人 生了很多孩子 其中一位女兒和所愛的台灣人私奔到台灣他處  結果引發ㄚ人男性成員的榮譽謀殺 把這位女性殺掉  請問台灣大多數人會如何反應  我想大部分會認為 這位阿人太野蠻完全不能理解在台灣不能這麼做 他完全沒融入不了解台灣社會的文化與法律 

(ps:當然我是舉了極端一點的例子  未必所有的伊斯蘭教都是如此   我知道真正尊造伊斯蘭信仰的人 其實本身是很樸實簡單 但  上次法國五台有做個報導 阿 照慣例我只聽個大概 似乎有些激進年輕人    會有恐怖做為似乎是從電腦網路+過度狹隘投入政治所導致)

那在少部分人也許會想 我們是不是該了解一下阿人文化 因為台灣目前也接受很多阿人 必須了解他們

那接下來呢??? 問題如何解決   兩個文化相差太大 你不可能反轉台灣文化  因為了解所以我們也來立法讓阿人的榮譽謀殺合法化  或者 在阿人的家族裡女生就是地位低落 所以要求台灣主流文化也要接受阿人女性第位低落  是不是

這就是法國面臨的問題 我是主張 除了督促主流社會要寬容 給與平等機會 幫住融入外 但弱勢群體自己也要幫自己的忙  讓自己能加油 試著了解並符合主流社會的舉止與規範   正所謂   天助自助者~~我實在不喜歡一直要求別人幫你  但自己沒有幫自己的意願 ~~所以才有人說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不過ㄚ人情況比較更深入 因為還牽扯道信仰宗教問題 幾乎是除了改變ㄚ人的宗教或者他們自己修改才有可能提高女性的地位與接受西方的價值  黑人一般來說行為比較沒那麼嚴重 我想這與黑人家庭是媽媽最大有關 家庭力量還是在 只是跟黑人天性與社會結構歧視 讓他們比較多在社會底層  有時候我在想 在法國階級意識及社會主義 所以有色人種容易受壓制 只能用福利來壓抑弱勢的憤怒 解藥可能是美式資本主義   讓法國人更像美國人些 讓公司不理會膚色只在意他能幫公司賺多少錢的能力    被視為一個商品或賺錢器具當然就沒有所謂的膚色之分(阿 我是在反諷嗎??)

其時參加了兩次公民課 你能看到很多移民男性其實上課都在打混 漠不關心 要不然調皮搗蛋 (女生都很認真呦) 只有在聽道取得法國籍時才突然來了精神  說真的有時不免想 若是情況換到台灣 以一位台灣人來說 你是否能歡迎不在乎你的國家的價值與規範的移民移入??  那對於移民   若你真的那麼以祖國為榮 那就不要取外國籍呀   有股骨氣點   有那麼多在國外生活及接受教育學有所成的人 為什麼不想回去報效祖國  當然我知道問題沒那麼簡單   因為他們的祖國內部也有許多矛盾    看一下盧安達的飯店吧   連這兩各種族彼此都分不清楚竟然還能做出屠殺行為    這讓我不寒而慄    有些問題不能老是依靠外人幫忙 羊毛長在羊身上 怎麼可能有人會無條件幫你(通常被後的目的是要某些東西) 在者 清官難斷家務事 外人的幫忙也許會造成更多的混亂 因未他不可能了解您本身國家的歷史脈絡民族性格與自身矛盾   所以 還是自求多福 自己幫忙自己才行

不過 我想我自己有時候發言也是帶有情緒 或是 很多東西過了幾天才想比較清楚確已經喪失發言的慾望 在者 自己待在鄉下真的太無聊 胡思亂想 還是要控制一下上網時間  和 調整情緒   我也是真的要學習當人家給帽子帶時要如何平靜自己  但 沒有多少交際  某些程度只讓自己的個性越顯尖銳   想想 在台灣人跟人之間常接觸 會磨圓了個性 但在西方地大人少 無形中卻讓自己越形尖銳 ~~恩    不是好兆頭

想了太多 突然覺得自己好像SCENES DE MENAGES裡的JOSE 想到一個問題就睡不著  冏

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