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到彭教授發得幾篇文章  我不由覺的他在某種程度煽動革命  他拿法國大革命來比喻

"除了拉屎的鮭魚之外,我們能有什麼選擇?" 點入文章 看到最後 要入眼簾是一張張法國大革命圖  讓我心一驚

加上最近陳韋廷的訴求不被媒體播報 反而在禮貌問題上大做文章  很多學生非常生氣這樣的扭曲 也有些人對於陳同學的道歉不諒解 認為這是落入父權社會的圈套 或者 對情勢的誤判  而新生對社會現況的不滿    對了 陳同學能被詢教育部長 其實背後是綠委在煽動

好吧 我不評論陳同學的行為 雖然我認為他的行為正當 讓我噁心的是媒體  (不管藍綠營 總之扭曲報導就是不對)  大家在網路上搜尋公民媒體 就能自行判斷真相  經過這次教訓 我真的覺得所有台面上的媒體都不可信 自己蒐尋網路上的資料才不會被蒙蔽

我要說的是彭教授寫的法國大革命  首先 先從維基理大概了解甚麼是法國大革命

起因:

革命發生的直接原因是1788年春法國的旱災。當時法國還沒有從發生在3年前的乾旱中恢復過來,上次乾旱因飼料不足出現了大規模的屠宰牲畜的情況,造成以牲畜的排泄物為主要肥料的法國農田肥力不足大量閒置。 1788年7月13日,周長達40厘米的冰雹連續敲打著農田,造成大量土地收成全無。同年冬天,法國處於嚴寒狀態。這致使法國大革命前夕麵包價格的大幅度上漲,並使得患病人數和死亡率上漲,以及在革命前數月貧困階層的大規模飢荒和普遍的營養不良。飢荒甚至蔓延到歐洲的多個地區,而且政府缺乏足夠的運力致使食品無法運往災區。

由於路易十五時代的過度參戰又未能打贏(特別是七年戰爭)而導致國庫空虛,以及參加美國獨立戰爭帶來的財政壓力。當時法國國債總量高達20億里拉。由於戰爭債務帶來的社會負擔,更因為君主體制指揮下的軍隊表現無能,以及缺乏為退役老兵提供社會服務所拖累。同時貴族階級,尤其是住在凡爾賽路易十六和他的皇后瑪麗·安托瓦內特的驚人花費大大加重平民百姓的經濟負擔。老舊而效率低下的財政系統已無法負擔政府債務,而極不合理的稅務制度又讓這一切雪上加霜。

新舊階級勢力之間的衝突在某種程度上對革命推波助瀾。法國的貴族頭銜是開放的,讓一些有能力及有錢的第三等級人群有機會成為貴族。因此中產階級財富與貴族財富的概念界限在18世紀以後變得模糊,但中產階級和貴族之間的衝突依然日益嚴重。

啟蒙時代帶來的憤恨和渴望,以及由此而生的社會和政治因素也是法國大革命產生的重要原因。這包括對專制王權的憤恨

過程 : 不用說了 因為長期的壓抑 加上腎上腺素的刺激      當時的暴民做了甚麼行為 大家都清楚  如:「雅各賓專政」,又稱「恐怖時代」 及 革命巴黎設置斷頭台,三年內被斬首反革命份子達6萬—7萬人之多。

結果: 隨後導致了拿破崙戰爭、兩次君主制復辟以及兩次催生現代法國的革命。接下來的一個世紀,法國將在共和國政府、君主立憲制政府及帝國政府下交替管治。

 

 

好吧 !! 那我們自問 革命對社會會帶來多大的代價  之後需要經過漫常時期的建設 也許之後會產生更好的制度 也許會產生暴君 這是完全將不能預料的 更重要的是 台灣目前是有些基礎 我們只須要將他做好 更何況 物資目前還算豐裕  沒到需要革命的程度 (之後我就不敢說)  但身為一位退休教授 他的部落格很多年輕人觀看 在某一程度影響著年輕人 我覺得不應該一股熱血的鼓勵做一件完全無法預料後果的事  之前我也寫過 一個國家動亂時 很可能後面一些虎視眈眈的國家就想要插手(想想中美日吧) 到時候我們辛苦建立的基礎不但毀於一旦 可能加深更深的矛盾與對立  ~~  所以 我還是請彭教授三思吧

ps:我有時看他的文章 發現只要涉及產業 弱勢 土地 等議題 彭老師五十多歲的年紀 還真的很熱血

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彭教授是很熱血,但當他人議論彭教授支領優渥的退休俸度日每天說東說西(意指他也是一般泛稱吃垮國家的退休軍公教時),他更熱血回擊他人的質疑,主張自己的正當,令人印像更深刻!
  • 有些彭教授的觀點我贊同 有些則不 對於人的話可以多思索

    ruby 於 2013/07/21 01: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