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之前寫的刪除 因為我覺得下面的報導更好 覺得非常貼近之前我所感受的2012年法國選情

的確sakozy敗給了他自己 作風太鮮明 通常會引起人的極端愛惡之感  雖說本人覺得他的某些政見不錯 之前施政也有可取之處 但非常不喜歡他利用種族分化來吸已極右派的方法  之前聽到某部長發言的文明高低之說 差點讓我一口茶噴出來 超明顯種族歧視的言論 還大言不慚的說 關於女權 自由 等 某些國家就是屬於文明低下的水準  我想 得了吧老兄 目前文明已漸成為文化的代名詞 而文化我不認為有高低之分 若真的要說 我認為中國 印度 阿拉伯等古文明 比現在的西方文化更有水準

至於奧德蘭 我則不贊同苛刻75%的富人稅 個人淺見 真正金字塔頂端不用說 是抽不到(政治人物才不會笨的誠實納稅)  更何況這次今經濟危機其實是金融 跨國的財團弄出來  除了政治掛勾之外  他們還可以各國到處跑 法國要抽他們 早就跑得比誰還要快 那抽誰  我想就是社會各階層的精英份子  若是一個創意師 拿到智慧財產權 每年的收入應不止  那他何必要創新 希望他是有條件的抽富人稅 個人淺見 雖說財富經由抽稅方式而重分配是好的構想 但也要給人有奮鬥的價值與目標 要不然何必要開設大學 研究所 等 

ps: 我弄錯了 是年收入一百歐以上 我是不反對抽富人稅 但要抽到對的人 且抽的結構要考慮好 要不然就只流於口號 或造成更大的災難!!

至於極左派  梅蘭雄 不錯呦 我覺得他都說到重點 問題是他敢說真話 但這個世界已經事一層層關卡卡著 牽一髮則動全身 我到不知他的具體解決方案是甚麼

再說極右 算了 就是納粹黨 聽說她老爸是從軍後才開始有想法成立極右黨 之前看過一個報導 一般人認為要消弭種族歧視就是要讓種族多融合 互相了解 但有學者做了一個研究 他調查美國實施 和 沒有實施種族融合的學校 調查發現 種族越多的學校 反而相互的歧見越重 這其實也說明 今日的種族衝突所在

不管如何 畢竟我沒有投票權 而且也剛來法國 所以這也僅限我所能理解的範圍 在者 個人覺得 sakozy是好大喜功 敗給了 謀定而後動的hollande

法國大選啟示錄--台灣立報

5月6日法國總統大選,社會黨歐蘭德(François Hollande)以近52%的得票率,擊敗沙柯吉(Nicolas Sarkozy),當選第五共和第七屆總統。這是繼1981年密特朗之後,第二位社會黨總統。由於歐元區陷入經濟危機,法國大選後的新政策將影響歐元區財經政策,牽動整個歐洲,因此備受矚目。競選期間,極右派種子處處萌芽,左派陣線興起新風潮,反富論述高分貝,總統選舉最後以反對沙柯吉的公投形式收場,每個章節都是啟示。

勞動節反沙柯吉大遊行

自1889年起,法國就將5月1日訂為國際勞動節,一百多年來,法國的工運團體以遊行集會歌頌勞動,號召團結,這個日子何等神聖!偏偏沙柯吉也要在5月1日與工運團體互別苗頭,在與艾菲爾鐵塔隔著塞納河相望的人權廣場,召開屬於他自己的勞動節活動。法國總統聲稱工會組織如法國總工會(CGT)等,都是搖著紅旗吶喊的左派分子,言下之意,別人都是造反派,唯他所召集的才是真正的勞動者,他稱之為「沉默的大眾」。

諷刺的是,這位來自法國最富裕城鎮諾依黎(Neuilly sur Seine)的右派總統,從眼鏡、手錶、皮鞋,向來喜歡名牌打扮。除此之外,他慣常乘坐豪華郵輪、結交富豪財團朋友,可以說是法國第五共和以來,距離普羅大眾最遙遠的國家元首。

過去,從來沒有一個法國總統跟工會「對著幹」,連與沙柯吉同屬右翼的費雍總理(François Fillon)都公開表示,沙柯吉不該槓上工會。拜沙柯吉之賜,今年的「五一」很熱鬧,光巴黎市就聚集了25萬遊行人群,上街頭的還不只「勞動界的朋友」,包括大學生、一般白領階級、退休銀髮族等,都自行加入了行列。他們是為「反沙柯吉」而來的,工會歷來為團結國際勞動階層而遊行,這股臨時加入的政治動員能量,匯向法國各城市街頭,形成反沙柯吉大團結。

今年蔓延數公里的隊伍不見抗爭訴求標語,也沒有呼喊抗議口號,只有此起彼落的非洲鼓音樂與喇叭聲,社群團體來此發傳單,無論要求兩性平等、同工同酬的女性運動組織、抗愛滋的同志團體或宣揚素食保護動物的團體,每個人都能在林蔭大道下找到立足之地。巴黎拉丁區初夏午後陽光舒暖,擁擠的人群緩慢前行,畫面一如2002年「反雷朋」(Jean-Marie Le Pen極右翼國族陣線創始人,2002年與右派席哈克共同進入第二輪選舉,引發社會焦慮),不同的是,當年人們的心情焦躁,紛紛上街頭抗議法西斯當道,今年雖然也彌漫著些許「抵抗」氣氛,情緒並不激動,似乎人們心裡有著默契,5月6日的總統選舉要以選票扳倒沙柯吉。法國總統大選就從勞動節當天變調,成為「反沙柯吉公投」。投給歐蘭德,是為了趕走沙柯吉,不必含淚投票,但是不能想太多,不用去比較政見,因為你很清楚敵人在哪裡!



國族陣線:沈鬱的法西斯陰影

極右翼國族陣線(Le Front National簡稱FN)這次由雷朋的女兒瑪琳(Marine Le Pen)出馬,第一輪投票獲得近18%的選票,令人震驚。這多達650萬的極右派選民,許多分布在法國南部農業省分,靠土地維生,是具濃烈「鄉土」情感的人,土地連結著世代傳統,以致於難以招架時代環境變遷,越來越懷舊。葡萄酒產區如伯艮第、西南地區逐漸成了極右派的鐵票區。根扎得越深的地方,適應新環境的能力就越薄弱。新的改變例如歐盟農業規則、歐盟貨物流通導致本地農產品競爭無力;此外,農村小鎮住進的新居民帶來的差異,無端闖進的新面孔造成他們的恐懼不安。極右派喊出的「愛我鄉土」「濃濃鄉情」聲音裡,飄盪出一種令人背脊發冷的法西斯。沉鬱的法蘭西鄉愁裡,夾雜著對新世界、新環境的無力抗拒。



極右派的選民也分布在法國北部的工業城鎮,過去曾經繁榮法國的紡織與金屬工業,因企業出走而衰敗,陰沉天空下,長期失業的工廠人,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成為全球化的犧牲者。更別提為什麼有那麼多的阿拉伯人、非洲人與中國人出現在安靜的小鎮。他們說:這些外來移民彷彿「入侵者」,分食了我們的社會保險,搶走了我們的工作,這些阿拉伯人穿長袍、留著落腮鬍,一天要拜五次阿拉,他們不是天主教徒,他們正侵蝕著法蘭西的價值,西方的價值。十字軍東征的幽靈陰魂不散。

他們認為,政治領導人永遠不知民間疾苦,任土地與工廠荒廢,任外國移民長驅直入,人民不再信任政府,於是,4月22日第一輪投票時,把選票投給了他們眼中的「小市民心聲」代言人,馬琳‧雷朋。

沙柯吉:挑起恐懼與仇恨

競選連任的沙柯吉在第一輪投票時僅得27%,他只有向極右派選民靠攏才有勝選的機會。於是,破釜沉舟,他的競選策略轉向,主打移民牌與治安牌。在電視辯論上,他說:「外來移民太多,我們的融入機制失去功能,光是伊斯教蘭徒就多達5百萬,這是法國的大問題。」沙柯吉主張嚴格控制移民人數,要強力驅逐非法居留者,有意無意間將法國的困境歸罪到一波波湧進的移民潮。而那些管教不良的移民子弟偷、搶、打劫,販賣毒品,威脅善良百姓日常生活,是法國治安大敵。這些伊斯蘭教徒只吃敬拜過真神阿拉的食品,學校的營養午餐都有「阿拉牛肉丸」,沙柯吉控訴道,這使得「純正法蘭西遭到污染」。大選最後幾天,他提出了一大堆的國界論,言論中築起一道道高牆,抵擋外國移民、外國貨品、外來宗教文化,高聲彈唱愛國主義。

從反工會到反移民,沙柯吉成功地以「非我族類」挑起恐懼與仇恨,利用競選撕裂法國社會。難怪中間偏右政黨領導人白胡(會在大選前三天公開聲明支持社會黨候選人歐蘭德。而法國權威媒體《世界報》社論也以「共存」(Vivre ensemble)為題,期待下任總統要能開創族群共存的環境,無論宗教、種族都能享有最基本的教育、就業、居住、醫療、退休等權利。法國的媒體不否認全球化衝擊所帶來的怨恨與恐懼,導致了社會分裂。然而,懷念一個回不去的年代,抱怨指責全球化毫無意義,必須面對這個既成的事實。多元族群共存也是個既成的事實,身處在如此複雜的法國社會,要接受宗教、文化與生活方式之種種差異,才能彼此共存。

梅蘭雄:左派中的左派

本次總統大選,除了沙柯吉外,從極左到極右,幾乎所有的候選人都將矛頭對準了大富豪,「左翼陣線」(Front de gauche)說,要取消上市公司的股息分配,上市公司的盈餘要分給員工,而不是全部給予坐享其成的股東。

本次選舉發揮強大動員能量的「左翼陣線」領導人梅蘭雄(Jean-Luc Mélenchon)對著數萬群眾說:法國的經濟危機不是移民造成的,是那些投機的金融集團、銀行家造成的。他要銀行家與大企業總裁們「錢進國庫」。他質疑:金融危機為何要全民買單?發生全球金融海嘯時,為何由國家扛起融資責任的同時,金融界還在猛發紅利?為何大企業以營運不良、成本過高為由而裁員關廠,同時集團總裁卻分了幾百萬歐元的紅利?為何上市公司為了精簡成本而壓低工資,但股票獲利的錢卻都放進股東的口袋裡?

這位左翼陣線領導人說:「肥貓們得要剝他們幾層皮,才見得著一絲公平與正義!」梅蘭雄能在短短幾個月從3%的支持率衝到11%的選票,映照出法國社會對財富分配不公的強烈反彈。

「左翼陣線」是法國共產黨與其他左派政黨所組成的競選聯盟。2008年,時任歐洲議會議員的梅蘭雄退出社會黨,自組左翼黨,之後,數度與法國共產黨結盟,標榜「左派中的左派」。

梅蘭雄口才極佳,具群眾魅力,左翼陣線舉辦數場大型政見發表會,從巴黎到馬賽,每場都吸引了數萬人參加,法國已經好久不見這麼強大的競選動員能量,因而形成一股政治風潮,四處湧來民眾宛如參加廟會一般,都說「感覺很好」,人們如回到昔日社會運動風起雲湧的時期,鬥志高昂,精神旺盛,彷彿找到了希望的出口。

歐蘭德:以「平凡總統」自我定位

6個月前,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團路易‧威登(LVMH)老闆貝納‧阿爾諾(Bernard Arnault)在香榭里榭大道附近的總公司宴請社會黨候選人歐蘭德。貝納‧阿爾諾名列全球大富豪第七名,法國大富豪也許想交個左派朋友吧!

餐間,歐蘭德向大富豪保證,法國絕對需要大企業,兩人相談甚歡。不過,當歐蘭德課徵年收入百萬歐元以上者75%稅率之政見公布後,立即引起大企業財團一陣恐慌,路易‧威登集團就到處放話,如果社會黨執政的話,集團總部將搬到倫敦。回顧競選期間,歐蘭德的「反富情結」引起社會上兩極反應,媒體也問:難道不怕有錢人出走嗎?更多的人問道:難道法國只是有錢人的法國嗎?這些人的財富到底從哪裡來的?

今年的選戰很特別,因為左派陣線的興起,大大提高了歐蘭德「反富主張」的分貝。當總統候選人敢公開要有錢人從口袋掏出錢來,進行財富從分配時,他必定相信能夠得到人民的支持,掌握社會正義的合理性。

 

一開始,歐蘭德就以當個「平凡總統」自我定位,他要做一個謙和、安定人心與平凡的國家領導人。「你的平凡,搆不到做總統的高度。」沙柯吉在電視辯論時,毫不客氣地譏笑沒當過一天部長的歐蘭德。

 法國媒體分析沙柯吉敗選因素之一為「輕敵」,他從沒把歐蘭德視為真正的對手,沒把他看在眼裡,沙柯吉曾經將前國際貨幣組織前總裁史特勞斯‧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簡稱DSK)視為最大勁敵,擬定作戰手冊,後來又將目標對準社會黨另一位女性領導人瑪汀‧歐布瑞(Martine Aubry),拚命找她的弱點。當社會黨最後推出歐蘭德出馬競選時,他以為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自認為跟這個敵營的「二軍」作戰,定能輕易過關,所以競選活動起步得晚  歐蘭德的確從未擔任內閣要職,缺乏國際知名度,起初並不被看好,歐美國家領導人也無從衡量他的視野、理念與治國能力。較之於沙柯吉的強勢、凌厲,歐蘭德這位法國新總統的沉穩與堅定性格,將開啟新的政治風貌。

歐蘭德出身於諾曼第富裕家庭,他的父親是具法西斯思想的耳鼻喉科醫生,母親則是親近左派的社工人員。他高中時代政治立場就傾向左派,讀完巴黎高等政治學校與高等商學院後,繼續前往國立行政專校(ENA)深造。在這所培養法國政商菁英的學院中,他邂逅了品學兼優的塞戈琳‧賀雅爾(Ségolène Royal),兩人共同生活了近30年,生育四名子女。

1981年,密特朗當選總統後,廣招社會黨新生代參與國事,歐蘭德與賀雅爾兩人都進入了總統府幕僚辦公室。歐蘭德於1988年在法國中部城市圖勒(Tulle)當選了國會議員,展開往後邁向總統府的政治長征。在此之前,歐蘭德的政治生涯比不上伴侶賀雅爾。賀雅爾當過部長、大區議會主席,2007年還代表社會黨競選總統。而歐蘭德曾經兩度落選過國會議員、僅擔任過內閣幕僚,2002年之後,才有機會當上社會黨的領導人。

社會黨內流派分歧,山頭並立,歐蘭德從來不是強勢領導人,他的個性溫和謹慎,圓圓的臉龐常帶微笑,發揮了調和鼎鼐強項。2006年,賀雅爾展現了競選總統的企圖心,努力營造親和形象,很快成為人氣女王。身為黨領導人,歐蘭德理應代表社會黨出馬競選總統,然而,賀雅爾的人氣太旺了,加上當時前總理法畢士(Laurent Fabius)、經濟部長史特勞斯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也爭相表示要參加黨內初選。面對這些黨內大老,歐蘭德只能自行退到一邊。2007年5月,沙柯吉以減輕企業負擔活絡經濟為訴求,大勝賀雅爾後,社會黨在其後的國會選舉中,遭遇前所未有的潰敗。情感生涯上,賀雅爾與歐蘭德也宣告分手。

爾後,歐蘭德聲明不再競選黨領導人,慢慢淡出社會黨領導核心,從而開拓他自己的新領域。此時的社會黨變成了賀雅爾與法國北方里爾(Lille)市長瑪汀‧歐布瑞兩個女人的戰場,最後由歐布瑞當上了社會黨的新黨魁。

而後,榮任國際貨幣基金會(IMF)總裁的史特勞斯‧卡恩,在國際上成為僅次於美國總統歐巴馬的舉世第二號人物。他的經濟長才、領導能力、國際聲望都超過了沙柯吉,各種民調顯示,卡恩是社會黨選民最大的期盼,唯有他才能拯救經濟沉淪的法蘭西。到了2011年年3月,歐蘭德表明將參加黨內總統初選,但是IMF總裁的光芒燦爛蓋過了一切。

法國政壇戲謔,歐蘭德當選總統首先要感謝史特勞斯‧卡恩(法國媒體暱稱其為DSK)。去年此時,DSK意氣風發,正準備回法國為競選鋪路,沒想到居然發生了紐約蘇菲特勒酒店的性侵案,引發巨大風暴,不僅讓他吃上官司,也就此斷送了大好政治前途,同時改變了許多人的命運。DSK出局後,歐蘭德的聲勢直線上升,可是黨內大老們不免質疑:「歐蘭德有這個本事嗎?」黨內初選時的對手瑪汀‧歐布瑞乾脆說他是「軟趴趴的左派」。

▲法國總統大選的競選看板遭到惡搞。(圖文/羅惠珍)

歐蘭德完全不理會這些冷嘲熱諷,他就是要做一個「平凡的總統」。如此平凡、平實的定位,換來了政敵的蔑視,而他的政敵萬萬沒想到,選民對所謂的「領袖魅力」有了新定義。

歐蘭德的政見從教育著手,主張充實師資與公立學校,培養法國新生代的學識能力與競爭力。在歐元區經濟低迷危機中,他堅持以激活經濟發展替代緊縮政策。他的對手譏笑他沒知識、沒經驗,政見超現實。然而,短短幾個月之後,歐洲各國政府也開始質疑德國總理梅克爾所推動的節流緊縮政策,因為,實施緊縮政策的國家如,希臘、西班牙、葡萄牙,其國內經濟不但沒有改善、反而更加惡化,失業率節節升高,社會瀰漫著集體恐慌的情緒。於是,選戰洗禮中,歐蘭德的底氣越來越充足,4月22日第一輪投票就領先現任總統沙柯吉,帶給他無比的信心。5月3日的電視辯論,出人意料之外,相對比較木訥的歐蘭德,其表現居然勝過向來精於辯論、演技一流的沙柯吉。

歐蘭德就這樣結合了不斷冒出的反沙柯吉的能量,運用現任總統製造對立的矛盾點,號召大和解。結果就是:他當選了!

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尾連
  • RUBY你好,我是台灣心法國情的尾連。只是要來跟妳說你的發言和部落格文章有獨到的見解,小小讀者我從你這學到不少,期待再看到你的新文章:)
  • 喔 我臉紅了
    其實我也是到處走走看看 很多我覺得好的節錄在自己這裡 謝謝得到你的賞識

    ruby 於 2012/06/11 23: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