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一直在思考孩子語言能力的問題  聽說讀經有幫助

就突然找到了這篇文章 哈  我覺得滿不錯的  http://hsuotto.blogspot.fr/2012/01/blog-post_10.html

我媽以前就給我家孩子念三字經 弟子規的東西  然後我看了一下內文 對不起 我已經忘了 看著看著 突然一陣噁心感

這種時空觀念太遙遠的東西 叫我怎麼叫孩子背  別跟我說甚麼中華文化傳承  這種八股思想不傳也好

再說我家孩子目前已經認知能力有 唸一段他就要我解釋 

若要真的培養中文能力  背一些風花雪月的古詩就好

節錄一段

所謂「老前輩」,就是以他們的年紀,小時候都背過這些「經」;而且不管你喜歡不喜歡,他們在文壇上的份量差不多已經蓋棺論定了!

王鼎鈞:

「幼兒讀經的功效,我很懷疑。他們說,孩子現在不懂,將來自然會懂。我去聽法師講經,法師也說唸久了,自然就懂了。不過,以我自己的經驗,我能明白九歲時讀過的子曰詩云,靠十九歲又讀過,廿九歲再讀過,我有那個環境,嚴格的說,我並非九歲讀經,而是廿九歲。今天的小孩子還有那個環境嗎?其次,經裡的思想在別的文學形式裡都有,思想的經髓不一定要靠原典,它可以脫離文字,輪迴脫胎到處顯現。幼兒當然可以讀經,只是版本不同。我不很明白推廣幼兒讀經的意義,他們也來過這裡(指美國)表演,小孩都很可愛,看他們之乎者也,讓我產生一種錯覺,彷彿回到唐宋盛世,中華化文永遠不會滅亡!覺得很滿足。至於成效如何,我不懂教育。

(鼎公最後一小段評論真可說是罵人不帶髒字的最佳示範!)


琦君:

問:你從小被逼讀了很多中國的詩詞文章,而且要背誦,這樣的經驗您覺得有效嗎?

「這倒是可以分兩方面來說。小時候背書可以說是:『和尚念經,有口無心。』都是瞎背;可是,現在我終於可以體會到為什麼古人用那幾個字、為什麼用那個調子,這才能體會到它的好處。壞處是:甩不開了!古人都寫過,我還再寫做什麼?我說一百字,還不如他說的兩個字,所以少寫,這也是原因之一。舊東西讀多了,就會有些陳腐,所以我現在盡量少讀。就像瘂弦說的:『你不會背的詩,就不要再去溫習他了,還是接受點新的。』我覺得很對,新舊是要交融的,不要互相排斥,我就差這點。」


夏志清:

「這不好!我覺得孩子教育可能從音樂開頭會最好。.....強迫讀經最不好了,硬要背,我們小時候背書是歡喜背,現在不流行了。」

劉大任:

「這個東西是一個辯證關係,就是一體兩面。一方面我覺得因為中國的文字,中國的文化傳統太長了,所以,如果你要從中間吸收它的精華,從小背誦一些經典文章,絕對有好處。......但是不能用高壓的方式來強迫,你還是要想辦法去啟發。.......台灣的文學教育,有些不太懂得啟發,不太懂得怎麼樣讓學生觸類旁通,尤其是文學藝術,畢竟不是訓練一個軍人。文學細胞的培養,要它有變化,要有它自然的生機,這樣創造力才不會被壓死。創造力在東方文化傳統當中,基本上是要通通把他悶死的,你現在還要再加上去的話,當然是適得其反。

除了引述以上之外,讀本書訪問夏志清先生的部分,其中有一段談話狠狠的敲了我一下,亦錄之於此:

我不是故意要獨特,我很多文章都不寫的,普普通通的就不要寫嘛!司馬長風靠寫作維生,文章很多。文學史寫,散文也寫,跟中國文人的壞毛病一樣,寫到哪個人都捧,實在不用這樣的,沒意思!人家講什麼好,他就說什麼好,別的書上都講過,表示他沒有看出東西來。他關心作家,我也關心啊!可是,他的評論和我的就不一樣!何況,唸書唸多少,跟你什麼時候看也有關係。司馬長風大概就跟一般人一樣,中學時期看太多書,覺得很多人都很偉大, 因為從小就崇拜,長大後,腦筋就轉不過來,書看再多都沒有用!

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