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由貿易下 全球的小農都是受害者 受惠的只有大企業 連在歐洲也是如此 

文章  http://www.newsmarket.com.tw/blog/25889/

二月三日天氣晴,台灣農村陣線在凱達格蘭大道舉辦「糧食主權人民論壇」,在分組論壇中的「自由貿易與農業」,由世新大學副教授陳信行、台灣農村陣線成員陳思穎主持,韓國農民聯盟會長李光修先生、韓國女農聯盟會長江多福女士分享;大約有一百多位來自台灣各地的農民朋友、以及關心農業的消費者一同圍在帳棚裡參與。

論壇一開始,由陳信行老師與陳思穎引言。他們提到台灣與韓國在很多方面都十分雷同,我們可以藉由韓國的經驗來看台灣面對貿易自由化的處境,以及該如何面對,陳信行老師進而提出一個問題:「貿易『自由』化,是誰的『自由』?」接著,由韓國女農聯盟的江會長開始分享他所觀察到韓國不同團體面對貿易自由化的惡劣處境。

首先是韓國企業。

2003年2月,韓國政府開始致力於與全世界各個國家進行FTA(自由貿易協定,Free Trade Agreement)的協商,到目前為止,非常快地已經有八件生效、十四件在進行中。而韓國與美國簽定的FTA,使得本地企業面對外資企業時,處於非常弱勢的狀態,因為只要本國政府做了一些保護本地企業的事情,馬上就可以被告。

例如,有家美國公司長星(LongStar)在韓國做了違法行為,韓國政府要糾正,長星卻反過來向ISD(投資者─國家爭議仲裁機構;Investor-State Dispute)提出訴訟,表示韓國政府對本地企業與外國企業有差別待遇。」於是,「韓國政府被罰了一大筆錢。」

關於ISD,在後續的討論中,陳信行老師再補充了二個非常可怕的例子。目前,在街頭巷尾,很多牛肉麵店都會標示「本店不使用美國牛肉」,但一旦我們與美國政府簽訂FTA後,台灣政府就要去取締寫標示的店家了,「因為這是歧視!」美國屠宰包裝的廠商只有三家,這樣的自由貿易,「到底是誰的自由?」,而消費者「連知道的自由都沒有。

此外,在加拿大與美國簽訂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後,加拿大曾表示其汽油含鉛量高,美國則以「歧視美國汽油」為由告上ISD。結果,加拿大敗訴,必須降低環保標準。

至於在韓國,除了企業之外,農業更是受到損害。

江會長表示,韓國雖然有許多酪牛農,但在大規模養殖的美牛大量進口的狀況下,韓國牛根本無法與之競價。於是,現在的韓國,有將近一半(43.9%)的牛肉的產地都是美國。根據專家分析:「引進外國產品最直接的衝擊,就是只能進入價格競爭的惡性循環」。

同時,韓國也因為與美國的自由貿易生效,蔬果大量進口。以今年來說,就比去年同期增加了80%。而今年的番茄季,更因為與大量美國的廉價水果競爭,一粒粒自產的新鮮番茄全都因此只剩下被倒掉的命運。

也因為自由貿易,不管東西是好是壞、進口後會不會危害到人民,韓國政府全都沒有任何強制力進行制裁。例如去年六月大量的孟山都(Monsanto)基改作物進口,韓國政府雖然也反對,但江會長說:「因為FTA的架構,外資企業與本國企業合作要進口,韓國政府完全沒辦法。」

更可怕的是,這樣的自由貿易協定過程根本非民主。例如韓國與中國目前已經進行了四次FTA協商,而截至去年底,韓國政府出爐一項研究結果,針對與中國簽訂FTA對二十七個領域的影響進行調查,但可向大眾公開的只有三個。明明有眾多學者的研究指出,由於中國農產量大、又擁有不同氣候地區而能生產眾多作物,與中國農產自由貿易,韓國就將只剩下大型農企業可競爭,小農都會被消滅。然而,官方調查研究就是不公布。

「自由貿易和糧食主權是勢不兩立的」

在江會長分享過後,接著韓國農民聯盟的李會長分享了經驗,他們因為反自由貿易跑去美國跟國會議員、以及美國農民團體接觸,在這之中另他非常訝異的是,美國農民團體對農產品輸出韓國竟然也反對,他們認為自己也是「價格競爭的受害者」,輸出對小農一點好處都沒有,真正的受益者是美國大型農企業。

更慘痛的是,農企業甚至把「食物」當成賺錢的工具,比如種子是原屬於大自然的產物,美國農民卻「都要拜託農企業」才能取得。而農企業不在乎是否在地食物在地生產、區域生活圈,美國的策略就是透過自由貿易將基改作物販售到其他國家,讓消費者吃了也沒有感覺。

李會長並進一步表示,他認為:「自由貿易和糧食主權是勢不兩立的」、「反對自由貿易就是捍衛糧食主權」。過去韓國的米可以100%的自足,現在卻只剩下80%,而美國牛肉更是站了將近50%的市佔率;但相對的米價與20年一樣,牛肉價格卻只剩下一半。「整個自由貿易就是為農企業而活」,「韓國農民跟台灣誠懇的報告,自由貿易這件事情一定要擋住,不然就只剩下兩件事可走,一條路成為農企業勞工,另一條是離開農村。」

女農聯盟江會長也表示,反對假自由真剝削的自由貿易,而期待建立在消費者與生產者之間權力互相保障底下的公平貿易關係,他認為:「糧食不只是商品,而是人權,我們每個人都能主張得到健康食物與生存權,才能進行自由貿易。」

針對韓國農民團體與美國農民團體交流,陳信行老師進一步做了補充。他表示韓國看起來是我們很重要的競爭對手,例如:三星和HTC,「問題是HTC賺、三星賺跟我們有什麼關係?美國大農企業賺和農民並沒有關係呀!」又例如基因改造大豆,中國原本是大豆重要生產國,但從2010年開始,美國進口的基改大豆已是本地產量的三倍,成千上萬吉林黑龍江的農民因此到深圳做郭台銘的勞工,「有爽嗎?」

從底層百姓觀點來看自由貿易,「到底是誰的自由?」

【綜合討論】

「自由貿易」與可能的代價

江會長與李會長分享之後,為現場與會者的提問與討論。

聽眾針對了韓國長星投資案的後續、進口產品價格下降造成農民勞工之間的矛盾、自由貿易對韓國健康的明確影響數據、韓國農民團體的運動處境與運動策略等等問題提問。而主要交由韓國女農聯盟江會長回應,並由觀眾與主持人補充與發表想法。

針對長星投資案的後續,江會長表示最後就是韓國政府賠償長星一大筆錢。他並補充ISD(投資者─國家爭議仲裁機構)的運作就是韓國政府、企業代表、和各國代表組成,而國家的代表所站的立場並不會是在本國的利益,而是如何讓自由貿易運作的更通行無阻。

在此狀況下,長星案甚至還准許長星公司向韓國銀行貸款四兆元,掏空銀行,而讓韓國政府必須和國際貨幣基金借貸。針對這一點,現場有朋友進一步補充,就像台灣的家樂福,可以以「自由貿易」為由要求台灣政府給予一樣的待遇,但卻可以很輕易的一走了之。

另外,有與會者提問:「簽訂自由貿易後會使農產品價格下降,這對農民不利,但對都市勞工、小白領卻可能是有利的,該如何兼顧?」關於這個問題的回應,江會長、以及有與會者一同表示,我們應該思考為什麼友善栽培的食物這麼貴,而進口農產品明明需要時間成本與高昂交通費,卻能夠如此便宜;許多便宜農產品是透過大規模生產、大量用農業化肥的方式,購買時得到優惠,但或許我們最後要以一大筆醫藥費與身體、性命作為代價;且台灣進口美牛的經驗便很明顯地代表,消費者的健康沒有受益。

另有與會者表示:「土地、生產者、消費者是不能分割的。很多便宜的價格是剝削土地換來的,消費者只看到價格而忽略土地與環境價值,結果在經濟的考量下,農民使用肥料與農藥來增加產量與加快作物的生長速度。因此根本的解決方式,還是消費者必須覺醒」,於此,他更進一步詢問韓國消費者的狀況。

韓國的農運經驗與社群連結

關於韓國消費者的狀況、以及其他與會者提問的江會長參與農運經驗、韓國農運的脈絡與處理的議題,農陣陳思穎表示,我們可以看到韓國的運動強度是很強的,例如在反美牛的燭光晚會他們聚集了上百萬的農民,我們非常值得聽他們分享他們的經驗。

江會長表示,她參與韓國農運20幾年,剛開始韓國農民也並不是了解這麼多,是一些知識份子與他們不斷接觸,農民才發現事情的嚴重。同時,韓國也如同台灣一樣,大部分關於自由貿易訊息也僅在平面媒體被簡化的呈現,更沒有仔細的政策辯論,訊息仍舊必須透過農民團體不斷努力的散佈,例如女農聯盟會透過各式各樣的女性農民共同社群,在不同區域宣導飲食與生產者的關係;並且在各個不同地方借大會場,辦不同的活動。

江會長進一步補充:「與消費者的說明不能只淪為道德論述。」雖然農作物是農民留著血汗栽培出來的,但遠端的消費者卻不會有感覺;更有效的做法是發展出區域消費者與生產者的關係,讓消費者意識到買好的食物即是投資自己的健康、也是投資農民、以及在地農業的永續。

至於自由貿易對韓國人民健康的影響,江會長表示最直接的就是狂牛病牛的輸入,有好幾個個案是消費者吃了美牛後產生非常明顯的症狀。也因此,2008年韓國的反美牛運動,其中包括眾多的消費者,並也成功暫停美牛的輸入。

農陣思穎表示,若美豬美牛確定進入台灣,也將會對消費者產生急劇的影響。另外,由於台灣人的飲食習慣,美國在台協會其實最在意的是美國豬肉的進口,因為那才會有暴利可圖。原本政府不斷宣示「牛豬分離」,如今卻有鬆綁的跡象,各界需要持續留意,我們更需要再次思考:這樣的自由貿易是否對消費者有利?同時,一般大眾可以取得的資訊實在太少,例如簽訂ECFA之後造成的影響,政府從來未有公開的數據與報告。

另外,有與會者詢問韓國農民老化與離農的狀況,以及韓國推行歸農政策的成效?江會長表示,人們想要在農村中永續的生活,需要足夠的經濟支柱。但目前農產品價格競爭與FTA等總總問題,並不利於農民生存,而政府在歸農政策上也沒有配套措施,使得許多人回到農鄉兩、三年後又離開。

不過另外一方面,韓國有一些民間互助團體會支持農民回鄉,這些農民大概也會花好幾年的時間規劃,而回去之後大多在互助團體的支持下能夠繼續生產。

要堅信人民的意識與力量

最後有與會朋友建議,或許我們可以透過製造立法委員的方式讓農業政策變得比較好,比如:可聯合所有的受害者到特定選區,來選出例如五十個立法委員。不過陳信行老師對此比較悲觀,認為其不一定能夠有作用。他並表示受害者也常常覺得選總統就是要照顧農民、學者專家說的比較有效、立法委員制定法律比較有效,這些人都要做事沒有錯,但選民沒有站出來也是沒有效的。

基因改造問題、糧食主權問題,沒有人會幫我們解決,只有人民意識到,我們自己才能解決。」江會長和陳信行老師如是說。人民的力量才會是真實的、能持續形成改變且深耕的力量

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rendan
  • 在我個人理念裡
    我非常支持"小農"
    並且覺得他們是偉大的勞動者

    也希望人們能夠珍惜資源
    愛惜糧食
  • 是的 糧食對於國家是很重要的 該好好支持小農 才有健康的糧食

    ruby 於 2013/06/10 02: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