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轉載的文章 發現這位英年早逝的天才  Aaron Swartz

台灣的反媒體壟斷   和之前的南方周末事件 許多中國文人一反自力自保的心態 紛紛表態維護言論自由 連伊能靜也跑來插一腳    這次美國的Aaron Swartz用字義來維護網路上自由   沒想到 言論自由   從東西方都開始陸續發酵

很多人批評中國官方箝制言論自由 但事實上 連西方國家也不算是真的言論自由的國家 中國是官方 西方則是國家與資方  的箝制

人類總是矛盾的 

文章來源:http://thehousenews.com/technology/no-copyright-is-worth-a-human-life/

aaronswartzWEB_cZ2qs_feature  

Information is power. But like all power, there are those who want to keep it for themselves. The world's entire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heritage, published over centuries in books and journals, is increasingly being digitized and locked up by a handful of private corporations.

資訊就是力量 ── 一如其他力量一樣,總有人想將之據為己有。歷代人類社會的科學與文化傳承結晶,漸漸從白紙黑字變為數字、從書本轉移到網絡,由私人企業把他們封鎖起來

香港時間今早,美國司法部及麻省理工學院(MIT)的網站被黑客入侵,兩個網站均無法進入。黑客組織「匿名者」Anonymous在twitter承認責任,稱是為了悼念剛於1月11號自殺身亡的互聯網資訊開放倡議者Aaron Swartz,才策劃是次入侵行動。"No Copyright is Worth a Human Life,"「匿名者」如是說。目前兩網站均已恢復正常。

同日稍早,全球各地數以百計的學者以Swartz之名,在twitter使用#pdftribute作為記認,公開自己的研究成果予公眾免費閱讀;這些連結已被整理成列表,載於pdftribute.net。在白宮的公眾聯署網站,有逾1萬人聯署要求罷免案件檢控官、麻省首席聯邦執法官員Carmen Ortiz。

Swartz雖然只有26歲,但在IT界早已享負盛名,其成就獲不少業界泰斗認可。他自殺的消息傳出後,眾多網絡博客及知名人士均撰文悼念。其中,Swartz的生前好友、Creative Commons倡議者Lawrence Lessig發表網誌,譴責美國檢察當局將Swartz標籤為「重犯」,強調Swartz的行為背後,並無個人考慮,有的只是對資訊公開、公眾利益的追求。Lessig同意Swartz的行為是犯了罪,但認為當局的手法實在過份。

From the beginning, the government worked as hard as it could to characterize what Aaron did in the most extreme and absurd way. The “property” Aaron had “stolen,” we were told, was worth “millions of dollars” — with the hint, and then the suggestion, that his aim must have been to profit from his crime. But anyone who says that there is money to be made in a stash ofACADEMIC ARTICLES is either an idiot or a liar. It was clear what this was not, yet our government continued to push as if it had caught the 9/11 terrorists red-handed.

從一開始,政府就無所不用其極地以最激進、最不可理喻的方式標籤Aaron的行為。他們說Aaron「竊取」的「財產」價值數百萬 ── 暗示他犯罪肯定是為了獲利。說有人可以從一堆學術論文中獲利的人不是白痴就是騙子。事實很明顯並非如此,但我們的政府仍以人贓俱獲抓到911恐佈份子的姿態來對待Aaron。

Swartz被譽為「網絡羅賓漢」,終生致力推動網絡資訊自由,卻被政府視為洪水猛獸,控以比真正的盜竊刑罰更長的罪名。有分析指,美國當局是想借Swartz的案件殺一儆百;強推SOPA(美國版網絡23條)失敗後,更要彰顯當局打擊所謂「網絡罪行」的決心。然而,Swartz的悲劇,已然喚起更多人反抗網絡霸權的勇氣。2008年,Aaron寫下Guerilla Open Access Manifesto,鼓勵每一個網民行動起來,阻止商家與政客把網絡私有化,將知識與資訊廣泛傳播:

資訊就是力量 ── 一如其他力量一樣,總有人想將之據為己有。歷代人類社會的科學與文化傳承結晶,漸漸從白紙黑字變為數字、從書本轉移到網絡,由私人企業把他們封鎖起來。想看科學界最舉足輕重的論文嗎?你要付出大量金錢予Reed Elsevier(大型出版商,FT全球500強企業)才可以。

一直有人為改變而奮鬥。Open Access活動致力阻止科學家把版權拱手讓出,確保他們將自己的努力成果公佈於網上,讓所有人都能看到。然而,就算Open Access活動如何成功,他們也只能保障後來的研究成果;在此之前的科學著作,已不復見於公共領域。

現時,學術的價錢太高了。強迫學術研究人員花錢去閱讀同儕的論文?把一整座圖書館的書電子化,然後只允許Google的員工存取?把科學論文開放予發達國家的上等學校,卻不給予貧困國家的孩子同等的機會?這實在離譜、這不能接受。

很多人會想,我也覺得過份,但我們又能做什麼呢?那些企業擁有知識產權,透過收費閱讀賺取天文數字,這一切都是合法的 ── 我們無法阻止他們。事實上,我們能改變、我們已經在改變事態:我們能夠反擊。

能夠存取學術資源的人,包括學生、圖書管理員、科學家 ── 你們享有特權,你們暢飲知識的美酒,世上卻仍有許多人求知若渴。獨享這種特權不是必然的;道德上,這也絕非應份。你們有義務與世界分享。其實,你們已經在分享了︰與同行交換密碼、為朋友下載文件,就是這樣。

與此同時,被拒諸門外的人也沒在守株待兔。你們一直在鑽洞覓縫,與身邊的朋友分享,解放被出版商深鎖重門的資訊。

但這一切都是在黑暗中進行的,還被冠以「偷竊」、「盜版」之名,彷彿分享知識與搶劫殺人同罪。分享並非不道德的行為,而是一種道義上的責任;只有被貪婪蒙蔽了雙目的人才會拒絕分享。

大型企業就正正被貪婪蒙蔽了雙目,他們賴以經營的法例保障著他們,持份者少賺一毛錢都會抗議。被買起的政客站在商家的一邊,立下袒護他們、容讓他們決定資訊流向的法例。

遵循不公的法律就是不義。我們是時候覺醒,承接公民抗命的偉大傳統,向侵佔公有文化的私有竊賊群起反抗。

我們要搶回被收藏起來的資訊,複製、傳播。我們要搜集已脫離版權所限的資訊,也要將收費資料庫的資訊在網絡上公開。我們要下載科學期刊,再將他們公開於分享網站。我們要以游擊的方式,爭取資訊公開。

唯有更多人加入,我們不只能宣揚反對知識私有化的理念,更能使知識私有化成為過去。你會加入我們嗎?

Aaron Swartz July 2008, Eremo, Italy

另外這篇文章寫了事情的始末 有興趣的可以看看  http://pansci.tw/archives/34839

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