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發現這篇再修改一下

現在台灣經濟似乎持續很長一段時間不好   馬總統連任後的政府反而還弄出很多令人哭笑不得的疲漏

而在台上的閣員似乎無感  還頻頻妙語連珠   

所有媒體 部落格 連我最常看的彭教授   都在批評馬總統  這個現像那我突然驚悟過來  是不是哪裡有問題  台灣的問題是馬總統一個人就能解決嗎 換個人天下就會變美好嗎  當然 前提是要有人    大家似乎在期待某位英雄出現 英雄出現了就可以扭轉所有的問題嗎  不只馬總統 台灣經歷了多任總統 您覺得解決了甚麼 還是反而皮漏越來越大

這又讓我想起 在讀大學時 正逢陳水扁獲得高人望 每個薪薪學子手裡拿著"台灣之子"這本書   我還記得 當時在班上不支持陳水扁當總統的人不超過五個   而且每個人都不敢說自己不支持  怕會引來眾怒  我那時就對這種全民運動感到害怕   似乎不容許別人有不同的意見   更何況我從來對阿扁就沒甚麼好感 可能從小的教育 加上個性關係   讓我對於巧言令色的人特別不信任   越會說話的人 我越會對其言詞挑剔  那也許造成我沒法說好話進行生意手段的一個障礙

我覺得台灣不是馬總統就能解決的   首先 我認可馬總統推行 油電漲價 證所稅(還是證交稅) 等等基本構思   當然細節操作 加上立委 反對黨 執政黨等等 相關利益的衝撞 結果變的不三不四    那一層層想想看 會不會台灣政府與民意機構的一開始設置不完善  我是感覺政府與民間利益層層掛勾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而正視這種現象讓很多東西都推行不了 能推行的 是符合多數人利益卻未必正確 而所行駛的多數暴力   在者 好的政策卻不完善 這好像也不是馬總統獨有的問題 似乎 老一輩的人都是這樣  若那個年紀的人都這樣想 想法不周全 卻又喜歡用花言巧語忽弄   而且特別會推卸責任   這是我做生意時接觸那個年紀的人感受到的 

還有 若從未當過主管 最好是老闆級的人很難體會 當你要的員工須要能叫的動 能幫你做事 而不是自認為天才 能力過人 卻叫不動的人  所以 馬總統任命自己的親信是有理由  由其是現代社會 很多人是不顧原則 只顧利益   這也不是台灣才有 發達國家的領袖不也如此

所以 我覺得不管馬英九 或是 陳水扁 都代表著台灣大多數人的性格   保守 不敢做大膽的決定 不敢承擔責任  或 用花言巧語掩護   遇到利益 昧著良心也能吞

當你在指責他們的同時  別忘了 四隻手指指的正是你自己

不過 由於彭教授是學者的身分 他的文章是很有啟發性 稍微夠全面 能夠點出一些沒有注意到的事情  但畢竟還是學者   他很努力想的解決之道 似乎沒有把是否會損及危害相關利益的人事物考慮進去   如何能協調利益讓大家都高興而能夠確保政策被執行   就好比 在一個大公司內 一件專案需要各部門的配合 那專案主管須要能協調溝通才能順利進行  而國家大事就更複雜  就連 長袖善舞的歐巴馬都不太行了 更何況條件資質更差的馬總統   另外 我不太贊同父母老是緬懷蔣家時期 上次還說美國沒有人才   還問候一下法國總統   我覺得他們老是以以前的經驗法則來思考現代的種種事情   以前利益糾可還沒那麼多 加上民智教育沒那麼開化 社會沒那麼多元的聲音 獨裁和民主 不一樣 好不好 之前的蔣家父子放到現代社會 現代思維 我就不覺得他們能幹出甚麼大事

ps:  彭教授之前寫關於哲學的文章 發現還是有些真正哲學系的人做出些批判 有興趣的人可以一看http://phiphicake.blogspot.fr/2012/01/blog-post.html

不過我還是尊重彭教授   但不盲目聽信 畢竟我不太懂哲學

所以台灣根本的問題在於制度(制度也是人定 還是一句老話  我總覺得台灣菁英有很大的問題)  加上本來應有監督功能的監察院或立法院功能失效  我之前寫過台灣人思考很淺  在於台灣人受過高等教育人數那麼多 但對於很多是卻是直覺上的謾罵  沒有經過學術訓練對於事物的觀察與敏銳 也無接受不同聲音的雅量 更重要 連辦論也都亂無章法  我現在有個想法 也許法國人對於哲學訓練的執著 在於 當每個人對於事物有個基本的共識與認知 這樣辯論或探討事情才不會亂無章法 所以哲學很注重得是邏輯    一開始你必須闡述您的重點 當重點得到認同 事情才能談下去   要不然大家都維護自己的利益 沒有認同的東西 那如何推行某種政策

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