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姊已經開學囉

當姐姐從mamie家回來 煩了我一整個禮拜的妹妹終於眉開眼笑   原來他還是喜歡看姊姊在旁邊蹦蹦跳跳  家裡頓時熱鬧了起來  連老公都說很想念  不過才上學一個禮拜 姐姐又感冒了 真受不了 不知是抵抗力太差 還是學校的細菌溫床太厲害 

新學期開始 姐姐還是上moyen-petit的混合班 但老師 同學  班級都換了 之前交的朋友不在同一個班級 不過自由活動時 還是能玩在一塊  姊姊還算可以 目前老公打算讓姊姊開始上整天 但因為我們離學校近+我又是家庭主婦 所以得認命接小孩回家吃中餐後再送回去  也就是我得來回好幾趟接送 現在還好 但到冬天我就頭疼 算了 當運動好了  目前身上的肥肉還是不肯離開

妹妹最近非常纏人 看不到人就哇哇叫  更過分是 看到我坐在電腦桌前就叫得更大聲(以六個月的年紀都能看出她媽自從到法國後就變成宅媽了 嗚)  副食品也挺麻煩 他似乎不像姊姊那樣胃口好  目前還只是喜歡喝ㄋㄟ ㄋㄟ    試過煮爛的米打成糊 香蕉 奇異果 蘋果 每次沒吃幾次 就不喜歡吃了 其他的發展還好 但還是不太能坐  恩 我有點煩惱

上次看到柔道的宣傳單 我老公說學武術柔道比較便宜 不過看姐姐的個性 搞不好她不喜歡  我還是希望他能學點防身術 也許等她在大一點能夠利誘再說  更何況 老公有點想換工作  到時候繳了一年的學費又要搬家 那不是挺浪費的

說到搬家  好想搬到巴黎附近呀   那理資源多 還有中超  也許找工作也比較容易  不過老公很討厭大城市 他說他喜歡看森林 呼吸新鮮的空氣 想事情 我os你有在想事情才奇怪 我看 你是在森林裡當派大星  甚麼都沒想吧  雖然我也嚮往有個庭院的房子 不過在這 覺得自己好像外星人   完全無法融入的感覺   雖然自己在台北時 因為決定自己創業 後來又生孩子 除了忙之外 當小老闆被顧客和員工夾攻的苦楚無處發洩  每次和之前朋友聚會 也覺得像外星人 自己的經歷完全不同 對目前的流行無感  後來想加入一些媽媽團之類的 但我又不喜歡人家只因我生混血兒就被另眼相待 更甚者 我只希望小孩學一點運動 其他自主發展 與台灣的主流副流的教養想法又不一樣  還是 我在台灣 或在法國 都只能當外星人呀!!

ps: 其實我不太了解為何亞洲父母喜歡小孩學音樂  我老公很簡單 他大概覺得有氣質或是被MV感染   可是我評估一下 學音樂花錢不說 又要有很大的毅力 所謂的毅力不光小孩連父母也要有 而我又不是非常喜歡每天聽古典音樂 我老公也沒有毅力   我是覺得學音樂看小孩的興趣就好  另外 其實學音樂的優點 學運動也都有  更重要的是 運動可以強身 這點是音樂所沒有的呀  不過音樂和運動培養的氣質不一樣 我還是喜歡陽光型!!

這次我向父母提到希望先幫我除籍 我提的理由是怕說明年也許健保局將會對旅居國外的台灣人強制徵收保費 在加上我不太確定目前繳納的國民年經過個幾十年會領的到嗎?  而且兩年後就除籍那也沒繳多少錢呀 我只是希望父母別在幫我繳錢   讓我心裡又對他們虧欠 但不出我所料 我媽一概不知 每次遇到重大議題 她總是讓我爸來處理  我爸呢 他說目前二代健保這個部分正在立法院  他認為不會通過  至於國民年金 他說他每張收據都有保留 政府是不可能不讓我領錢  何況那是我的保障???  算了 我其實早料到他會那樣想  反正我提了 我只是不想在占他們便宜 到時候又以此作為對心理的要脅 

以前我一直覺得我父母很奇怪 很多事情從小到大 他們都叫我不用管 只要專心讀書就好 不過我的成績和他們期望直有差就是 突然到了某一時間點 發現小孩怎麼那麼多事不會作   開始怨天尤人   後來讀了一些文章後才發現 阿 原來很多台灣父母都是這樣 原來我的父母不是異類!!  自從到瑞士留學後 我的人生開始和他們所想的脫軌   甚至到創業 我父親從一開始支持 到後來發現不理想 沒有在旁支持 反而變成阻力 在我正需要支持時父母的不信任才是最令人難過    反到我老公一路陪伴走過來 當我爸在指控我老公沒有照顧好我  他舉的理由是要像照顧一朵花 可是我心裡想的卻是看到我媽 他也像一朵枯委的花  再說 摧殘那朵花 父母也參與其中 那時我悟到 在指責他人同時 四隻手指指的卻是自己

講到退休 還真不知我們這種嫁到國外的要如何是好 不像留學後才嫁的人 有了基本的語言能力和異鄉的適應立 甚至有工作的能力 只是愛上一個法國人結婚生完孩子後就來法國 一切從頭開始 生活一切須要靠丈夫一起打理  心中的不安始終無法揮去 法語不知學不學的好? 能不能適應這裡的文化 ? 心中的孤單和不安何時能化去?  當完家主後能不能面對外面的職場生活等等?? 最後才能考慮或找到退休問題吧 我想

 

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