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是哲學教育的目的

第三共和國至今,“自由”被法國人視為中學哲學教育的靈魂。

首先,在共和主義理念裡,只有能夠運用自己的心智獨立思考​​的公民才會認同民主共和國這一政體。從大革命到20世紀初,共和國正當性的確立有賴於國民能夠擺脫天主教和君主制傳統在政治上的約束。今天,民主和共和的正當性在法國已經毋庸置疑,但是哲學教育的自由品質依然重要。

在現代社會獲得充分權利和尊嚴的個體,是否有能力運用自己的自由?這需要他們對人生和社會的一些最基本、最重要的問題具有思考能力。哲學教育有意識地引導即將成年的少男少女們關注哲學問題,因此“自由是否意味著不遇到障礙”、“欲求不可能的事物是否很荒謬”這樣的問題出現在會考當中,並不令人意外。

同時,共和國要良好運作,公民能夠在自由中理解和承擔自己的社會和政治責任並且相互尊重與合作是必不可少的。所以,哲學教育也常常圍繞一些對於政治和公共生活而言不可或缺的問題展開,如國家的權威、工作的價值、個人的權利和義務、自由的內涵和限度等等。

自由還體現在哲學教育的方式上。中學哲學教育沒有任何正式教材,教師依據一個內容寬泛的大綱來選取教學內容,按照自己喜歡的方式來組織教學。因此,教師可以說是這一教育的主宰,他的個人風格和能力往往決定了哲學課成功與否。而學生在學習中也享受充分的自由。

首先,這一教育反對知識性的灌輸,因此不採取哲學史的教育方式;學生不需要花時間去掌握哲學家的思想和哲學觀念的演變,而是在老師的引導和激發下,圍繞某些概念和文本來對最具有普遍性的問題進行自主思考。

其次,訓練和考試通過作文來進行,沒有中國考試中的填空題、選擇題、問答題等等。在會考中,學生有四個小時的時間來對一個問題或一段文字發表自己的看法。顯然,這需要掌握一定的哲學知識和概念,但更重要的是在這些知識和概念的基礎上來明確問題,發揮自己的思考,同時必須能夠有效地組織和表達自己的思考。

顯然,貫穿自由精神的中學哲學教育,必須在一個崇尚自由思考的氛圍中才能進行。從啟蒙運動開始,法國人就熱衷於哲學。今天的法國人,依然保留了18世紀在咖啡館、沙龍中討論哲學的習慣,哲學愛好者經常就一個問題在咖啡館裡組織一場非正式的辯論。哲學學者的課程和講座、媒體如著名的法國文化電台中的哲學節目,也很受歡迎。

極其嚴格的高中教師資格考試保證了中學哲學教師的素質。很多高中教師都有博士學位,他們像大學教師一樣同時從事研究,出版著作,甚至成為某些領域的知名專家。不少學者在找到大學教職之前都會在中學任教一段時間。如果在學術會議上你碰到某位法國學者,頭銜不過是中學教師,你因此輕視他,那就錯了,因為他可能已經出版了好幾本著作並得到業內同行的承認。

哲學教育也常常遭遇失敗

當然,哲學教育和其他學科的教育一樣,也常常遭遇失敗,並且失敗的比率可能更高。我有一個法國朋友,他以一篇關​​於盧梭的論文獲得哲學博士,之後一直在一所高中教哲學。我讀過他關於盧梭的論文,非常精彩。有一次他給我看學生的考卷,試題是對帕斯卡的一段話進行分析。他對某些學生非常不滿,批評他們什麼都不知道,也不愛讀書。他給我看了兩份考卷,幾乎是空白,只能得一兩分(滿分是20分)。事實上,哲學會考的平均分也就在10分左右。

2012年是盧梭誕辰300週年。熟讀盧梭的法國人不會忘記他在《論科學與藝術》中的教誨,真正的哲學思考只有少數人才能勝任,而很多人熱衷於哲學,不過是因為無所事事和虛榮自負。由虛妄的哲學活動而發展出來的文人政治的危害,經歷過大革命恐怖和二戰後意識形態迷狂的法國人,不會沒有切膚之痛。誇誇其談、招搖撞騙的哲學明星,在今天的法國也屢見不鮮。

因此,法國的中學哲學教育反對浮誇的博學和辯論。哲學教育目的首先是讓學生認識到,人類的一些根本問題和他們也是密切相關的。這種啟迪和發現會影響他們一生,並非因為他們會成為哲學家或學者,而是因為他們認識到人生和職業的意義,取決於他們是否能對這些問題給出讓自己滿意的答案,而他們也應當以自己的人生和職業,去理解這些問題並探求其答案。

更為重要的是,中學哲學教育是對政治生活的準備。十七八歲的中學生,在哲學課上就正義、自由、平等、國家、工作等問題所學到的知識和進行的思考,事實上是對他們成為公民的預備。差不多同時,他們獲得選舉權,在法律上成為完整的公民,將在生活中切身理解公民的政治和道德​​職責。人們只能在自由的運用中學習掌握自由,公民教育只能在政治生活中完成。年輕的法國人能夠在政治參與中檢驗和理解哲學教育傳授給他們的公民之道。

換句話說,政治生活將延展哲學教育所提供的公民教育,或者說政治生活是哲學教育的延續。此外,哲學能夠激發但並不必然能引導的愛欲激情,在政治生活所培育的現實感和審慎中得到約束。因此,哲學固然有可能製造一些心懷不滿、以自己的激情和自負擾亂社會的不良公民,法國也不時會出現薩特這一類以其愛慾和瘋狂蠱惑年輕人的哲學教師,但柏拉圖所警告的“哲學毒蛇”,不能咬傷清明節制的城邦公民。

近二十年來,某些東歐、拉美國家也紛紛在中學中開展哲學教育,幫助年輕人通過自由思考來理解自由的價值。哲學教育成為民主化的重要內涵。哲學與民主的有益關聯,取決於哲學的執著和民主的熱忱能否在政治中化身為健全的公共精神和公民德性。只有那樣,我們才能分享1995年巴黎哲學宣言所表達的信念:“哲學思考在教學和文化生活中的發展,通過發揮公民的判斷力——一切民主的基本要素——積極地推動了對公民的塑造。”來源:歐洲時報

我覺得此作者寫的也許比現實更好  但哲學思想不可否認為近代西方國家發展民主的要素 那台灣在發展民主的同時 是否也應了解一下西方哲學的基本思想呢?? 我期望在我處的法國 能夠有獨立思考的鍛鍊

 

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