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做一些什麼呢?
我是亮亮寫於 2012年4月12日10:07 ·
      昨天遇到了醫勞盟(台灣醫療勞動正義與病人安全促進聯盟)的學長,我十分躍躍欲試的問說:「學長……,我們到底什麼時候要上街頭?」(我的拳頭握了起來,臉上充滿興奮的光芒,腦中早已盤旋了千萬遍,是不是應該綁一隻氣球大恐龍,放在遊行的隊伍後頭……。)

      沒想到引發了學長滿肚子的苦水,娓娓到來每一件都是心酸和血汗。成立一個組織,不是想像中這麼容易,會面對到許多難以想像的錯綜複雜的問題、人與人磨合與意見分歧、甚至原執業醫院高層的施壓:「不爽就不要做啊!」

     「其實我們這些人,都是最理想主義者,不是為了個人私利而做這些事。但在一些場合,其實都分別掉了男兒淚……。」

     「我曾經一次發出五十幾封信出去、力邀醫界與非醫界的人才,但大部份的人都各有自己的事情要忙,都婉拒居多……。」

      聽了好多我從來不知道的苦水,終於知道,我們看到的、一點點成形的東西,背後是多少修正、汗水、淚水、複雜的人事物、與看不見的努力。

      聽到這些殘酷的打打殺殺、組織實務上的兵荒馬亂。我這個像在溫室裡被保護好好、腦袋裝滿星星與花朵的人,彷彿跨出了溫室的木門,看到人們槍來刀去的,只能傻眼在原地、手上還捧抱著兩盆花。

      批評與指責總是最簡單的,就像以前在大學時,總愛抱怨學生會辦個聖誕晚會,請來的都是名不見經傳的明星:「繳這麼多會費,學生會到底有沒有在做事啊!」

      其實我們在外觀看到的光鮮亮麗成果的一丁點,它的背後,是好多、好多的一丁點累積而成。可能為了跑一個行政流程、弄一個舞台燈光、都要花費許多複雜的努力、跟不斷溝通的消耗。那些汗水與淚水,都是像彩色泡泡一般消融在陽光下,一點一點被殘酷的蒸發、與隱形的。

      最後換來的,通常只是這一句:「繳這麼多會費,學生會到底有沒有在做事啊!」

      突然很想要說一個故事。

      有一個一生都是在蓋房子的木匠,勞勞碌碌了終生,終於有一天他可以退休,享享清福了。

      像是轟隆隆運轉的齒輪,終於能夠歇息,他開心地計畫著自己退休的生活。

     「可以再為我建最後一間房子嗎?」幾十年雇用他的老闆這樣說。

      老木匠雖然心中極不願意,還是念在多年合作的情分上,勉為其難地答應了。

      這次建房子的工程,他喪失了以往嚴格要求完美、熱情工作地熱誠,一心只想草草完成他一生中,最後的一棟房子。他開始草率選材、偷工減料,連專注認真、炯炯的眼神都變了,每一步敲敲打打的步驟,都心不在焉,只想趕快完成老闆最後派給他的任務。

      最後房子終於建成了,就像以往一樣的光鮮亮麗,但沒有人知道其實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老木匠鬆了一口氣,對老闆說:「看,我幾十年的功力還是不變吧,多漂亮的房子!」

      老闆深深地微笑了,對他說:「這一棟最後的房子,是我送給你的禮物,用來感謝你這幾十年來,對我的忠誠與負責用心,享受它吧。」

      老木匠感到無比的錯愕與懊悔,如果早知道是這樣,他一定會用最好的釘子、最好的木材、最好的誠意與用心,來建造這棟屬於自己的房子,提供自己一個安穩又舒適的晚年。

      可是,現在一切都來不及了。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什麼呢?其實。我們都是那ㄧ個木匠,正在建造著屬於自己的房子。

      今天老闆派給我們一項任務,要我們寫一份報告。我們心裡總想著,這是為了別人做的,所以總想盡法子偷懶,偷工減料,做的越少越好,只要給老闆看到漂亮的外殼就好。

      今天老師要我們去學校上課,我們心裡總想著,能不能翹課呢?還是老師沒看到的時候就偷溜走,比上課還要愉快的誘惑這麼多,幹麻要「為了老師」去上課?

      今天爸媽要我們做一件事,就想著趕快草草地敷衍做完,我有「我自己」要忙的事要做。

      每一件事,都是「別人」要我做的,為什麼我需要認真、需要用心呢?

      就像學長說的:「我曾經一次發出五十幾封信出去、力邀醫界與非醫界的人才,但大部份的人都各有自己的事情要忙,都婉拒居多……。」

      對醫界的人來說,要建的房子是未來我們執業的世界;對非醫界的人來說,要建的房子是以後生病時要住的地方。

      其實,我們都不知道。一項項每天派給我們的任務與工作,都像是那ㄧ個木匠在釘一個釘子、鋸一塊木板、鋪一塊磚頭。

      我們都以為是在「為別人」工作的,「為老闆」工作的,所以想盡辦法偷工減料,想盡辦法偷懶。

      但最後,我們才會恍然大悟,每一項工作,其實都是「為自己」在蓋一棟房子。

      有那麼一天,我們都會住在自己蓋的那棟高大而寬敞的房子裡,它為我們擋風遮雨、為我們提供舒適安恬的生活。

      沒錯,我們將會住在,那一棟,我們自己蓋的房子裡面。

      所以,你今天「為別人」釘下去的這個釘子,是否牢固、是否認真呢?

      你今天有為「醫勞盟」做了一些什麼嗎?

      要不要想一下,你最厲害的地方在那裡,我能做一些什麼呢?什麼都可以,釘一個釘子、鋸一塊木板、鋪一塊磚頭。因為這間房子,以後是給我們自己住的!加油!

      什麼都不太會,那就按個讚吧,再傳給10個朋友,我們一定要破萬!

      醫勞盟(台灣醫療勞動正義與病人安全促進聯盟)

    

      https://www.facebook.com/TMAL119

 文章截自http://www.facebook.com/#!/notes/%E6%88%91%E6%98%AF%E4%BA%AE%E4%BA%AE/%E6%88%91%E8%83%BD%E5%81%9A%E4%B8%80%E4%BA%9B%E4%BB%80%E9%BA%BC%E5%91%A2/360527737332318

很喜歡他寫的關於木匠的想法

之前也是讀醫的  但實習後就決定不走這條路 算是還未成兵的逃兵吧  主要是在醫院看到都是人們痛苦的臉  雖說換到餐飲 薪水低且賣勞力 但看到的是人們吃飯愉悅的臉  我的情緒才能承受壓

我有些朋友還在醫界  看了很多分享文章 才知目前台灣的醫療情況窘迫到這個地步  說真的來到法國 才知道台灣真的有不錯品質及快速的醫療 全世界沒有國家比的上 真的要珍惜呀

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