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2805

作者/来源:七里泡沫 新浪教育 http://edu.sina.com.cn

中英文俱佳 透视新加坡双语教育困境

  新加坡是推行双语教育比较成功的国家,但在其国内教育界,关于到底应以中文为主、推行英语,还是以英语为主、辅修中文的争论,一直不曾断绝过。在南洋理工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助理教授于文轩看来,这两种争论如果都以“中英文俱佳”为目标,那么这个目标是很难实现的。中英文是两种差异很大的语言,想同时让这两种语言都达到母语水平,几乎没有可能。只有先以其中一门语言为母语,精通这门语言,学会用这门语言进行情感表达和深入思考,以此为基础来学习其他语言,使其他语言成为熟练的工作语言,这才是更实际的“双语”之道。在新加坡,可能没有什么教育政策要比如何进行中英文双语教学(以下简称双语教学 )让教育部更头疼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新加坡的语言教学政策是新加坡过去经济起飞的原因之一,也将是决定新加坡未来竞争力以及政治、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这就难怪为什么双语教学政策一直以来都是媒体和公众讨论的热门话题。

  现在的讨论,归纳起来主要来自两个阵营,一是继续坚持英语为主要教学语言,其他母语(华文)为辅。这个阵营里的讨论集中在各种各样复杂的制度设计,其目的是希望学生中英文俱佳;另一个阵营同样希望学生中英文俱佳,但是他们希望为华语正名,不要让华语只是作为辅修而存在。

  从我的角度看,这两个阵营的辩论没什么实质性的意义,因为他们共同希望实现的目标,即学生中英文俱佳,可能是有问题的。在这样的一个目标之下,不管什么样的制度设计,最后可能都是事倍功半。尽管我不是语言学家,但是我有非常痛苦的双语学习经历,即使如今也在被双语问题困扰,希望我的经历可以为双语教学的制度 设计提供一个新的思路。

  双语很难都达到母语水平

  我26岁离开中国,赴美攻读博士学位。和同龄人一样,我是在初中一年级开始学习英文,一直学到大学毕业。尽管在历次英文考试,包括中国大学生英语四级、六级 和美国研究生入学考试(GRE)的英文考试,都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但是刚到美国的第一年,让我着实为自己听、说、读、写上的能力不足深感苦恼。随着学习的深入,我越来越感觉到语言的习得不是在学校通过学语言的方式就可以学习和掌握的。

  中文和英文之间不单单是词汇、发音、语法的差别,隐藏其间的是哲学和思维方法上的巨大差异。要把英文学好,需要充分浸淫于英语的环境中,忘掉中文的思维和表达习惯。同样要学好中文,也是一样的。因此要把两种语言都达到母语的程度,如果不是不可能,也是非常困难的。

  在笔者从事的学术专业领域里,有一位非常著名的华裔学者,在笔者看来他是位语言天才,他是在非常不好的环境里开始学习英文的,但是他现在可以非常自如地在中英文之间转换,可以用英文跟美国学者讨论欧美历史与文学,也可以用中文,也就是他的母语,和中国学者进行哲学对话。他给我分享了自己教育儿子的经历,让我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

  他告诉我,他一开始也是希望儿子中英文都能达到母语的水平,为此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但是他后来在香港和新加坡访学的经历,让他放弃了这个想法。他认为把两种语言都学到母语的程度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不管学习什么语言,一定要有一个语言当成母语,先精通这门语言,用这门语言进行非常深入的情感和哲学表达和思考,然后以此为基础来学习其他语言,使其他的语言成为熟练掌握的工作语言。如果一开始都希望把两种语言都学到母语的程度,结果可能是两种语言都学不好,都不能进行深入的思考。

  和他的这番对话对我的启发很大,前内阁资政李光耀先生在他的回忆录里也说,只有极少数的人可以把两种差异很大的语言(中英文)都掌握到母语的程度。看来,这是我们这些不得不经受双语学习之痛的人的共同体会。

  英语作为主要工作语原则不变

  结合我的学习、生活和教学的经历,我认为新加坡的双语教育应该跳出以往的思路,采纳更灵活的制度设计。

  首先,以英文为主要的工作和学习语言的大原则不能变,这是新加坡的特色和优势,也是对新加坡人身份认同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把英文确立为主要的工作和学习语言,并不是要求每个新加坡人的英文水平都可以达到以英文为母语的水平。

  第二,华语教学非常有必要加大投入,华语要能成为以英文为母语的新加坡人的熟练的工作语言。对以英文为母语的新加坡人有太高的华文要求是不现实也是不必要的。

  第三,是以英文为主修还是以华文为主修,应该成为学生的自由选择。在语文、历史等人文学科科目,由学生自主选择是用华文还是英文进行教学和考试。在自然科学、商科、工程类科目,一律用英文进行教学和考试。

  我的个人体会是,每个学科对英文程度的要求是非常不一样的,母语为华文的人,只要英文可以达到工作语言的标准是完全可以在自然科学、商科和工程类有所作为的。这个思路是希望学生对一种语言精通到母语的水平,而将另一种语言作为自己熟练的工作语言。

在我看来,从这个思路出发的双语教学制度的思考和设计,可以使新加坡走出双语教学的困境,焕发出空前的活力和创造力。当然,这个思路对当前的教育体系、师资和教育资源的挑战也是空前的,但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不破不立。

2014年08月29日

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安媽
  • 我覺得雙母語雖然很難,但是如果都從小學起,就有可能作到的。歐洲應該有不少雙母語的人吧。中文的確極為難學,但是如果好好把握六七歲前的學語黃金期,還是有希望學得不錯的。
  • 其實後來回台時翻了一下李光耀的雙語回憶錄 他也是這麼寫的 歐洲這裡似乎是北歐人英語較好 但我不能肯定達到母語程度 但能說是口語流暢 至於法國應該有所耳聞 大部分人不說英文 就算他們在學校若是上普通升學學校至少會學三種 但學是學 未必能應用 但通常某些菁英是雙語甚至三語流利 但是花錢培養出來 還是要看人與環境

    ruby 於 2015/10/04 15: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