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mag.udn.com/mag/news/storypage.jsp?f_MAIN_ID=488&f_SUB_ID=5974&f_ART_ID=522273

【王大師/部落客】

圖/美聯社

左派學者喬姆斯基(Noam Chomsky)曾說過:「集權國家靠棍棒控制人民,民主國家靠的則是謊言。」這週中,美國著名社群網站龍頭臉書(Facebook),再度證實喬氏的至理名言。

這家企業承認於2012年1月份時,對無預警的70萬名臉書用戶,做了一道號稱「情緒感染」的實驗。這家公司為了想知道臉書的動態時報(News Feed),是否真能影響使用者的情緒,私自「調控」動態資訊的呈現次序。

研究發現,曝露在較多負面資訊的使用者,隔天所分享的貼文,也會相形較為負面,反之亦然。這意味著,臉書的確具有影響「社會情緒」的能力。有些時候,甚至可大到影響一國的政治氛圍。

這項受爭議的實驗所透露出的問題,包括受測試者在未知情的狀態下,接受具「改變現況」資訊的道德疑慮,這明顯的已違反實驗原則。但更重要的是,如果臉書影響用戶的威力如此龐大,是否吾人所稱的現實,僅是一個幻覺罷了?

社會學中有個概念,稱為「社會工程學」(social engineering),這個概念通常意旨負面的「現實操控」。社會工程執行的過程與目的,猶如納粹德國宣傳部長—戈培爾(Paul Joseph Goebbels)所善長的政治宣傳技倆,最後實現如「楚門世界」的扭曲社會。

想想看,如果臉書有能力僅透過微調演算程式,控制用戶的情緒,這家企業是否可進一步的篩選、設計、創造、甚至捏造社會共識?比方說,如果臉書跟某中東國家的反對派領袖暗通款曲,是否可於該國的臉書用戶中,植入「負面情緒」程式,好讓人民感到不滿?

臉書在這國家中,可演算出人民普遍對何種議題不滿、何時最不滿、不滿的人民有何共同性、共通的語言為何、生活習慣為何、最常使用的抗爭模式為何、最密集的連結點在哪;並挑選最適合造反的領袖特質,然後大量散播負面貼文,使接觸到的用戶,以為國家頓時間,陷入地獄般的亂象。

不要以為不可能,社會學家發現,發生在2011年中東地區的阿拉伯之春,之所以能夠在短時間內,推翻一個又一個古老政權,靠的就是推特與臉書等社交網站。專家發現,當時很多臉書中的資料不見得正確,但分享速卻異常快速,彷彿有雙看不見的手在背後操控。

不久後,埃及發生一次又一次的盲目革命,國家的觀光與主要經濟事業一蹶不振,後續所扶持的領導人,均有西方國家的影子在背後。同樣例子亦可在烏克蘭、土耳其、委內瑞拉、俄羅斯、泰國、香港、甚至台灣的諸多社運中見到。

如果你問,臉書是私人企業,為何會對一國的「社會工程」有興趣?首先,臉書以販賣用戶資料維生,不是有句話嗎:「當一件事為免費時,你就是產品。」臉書從你的每個點擊、每筆資料、每個打卡,運算著你的專屬程式,好賣給私人企業做行銷。

最重要的是,臉書的起源絕不是純潔的一朵小花。這家企業還未上市前的幾個主要創投公司,包括美國保守派智庫,以及與美國中情局(CIA)、國防部有關聯的創投企業,其中包括ACCEL、In-Q-Tel電信與BBN科技等公司。

2012年的臉書情緒實驗也證實,背後有美國國防部啟動的密涅瓦倡議(Defense Department's Minerva Initiative)金援加持;這項網路操控倡議,主要研究如何利用社群網站,達到維持「社會穩定」的目標。甚至有線索指出,這項倡議已散播至台灣

也就是說,電影社群網戰(Social Network)對臉書創辦人佐克伯,所型塑的帥哥加成功企業家形象,只不過是背後這些軍工複合體找來的門面,暗地裡要的是對全球進行社會工程。

美國國安局(NSA)爆料英雄史諾登(Edward Snowden),甚至翻出臉書與NSA密切合作的陰謀,稱作「稜鏡計畫」(Prism),透露出這家間諜機構,如何肆無忌憚的在全球各地竊取人民隱私。

但那只是詐騙1.0而已;詐騙2.0的作法是將這些資料調配成演算公式,操控各國人民的社會認知,好敲詐、勒索、甚至操弄敵國的政治情緒。

寫著寫著,突然想到之前一度沈迷的電影《飢餓遊戲2》劇情。影片中有個橋段,敘述由統治階級所僱用的「遊戲製造者」(Gamemaker),整天躲在都城(capitol)的實驗室中,調配著整「施惠國」13個行政區,每年派來參與死亡格鬥的參賽者。

在這個遊戲中,遊戲製造者每隔幾小時就會調配一些災難,讓參賽者接受生死鬥。如果將來臉書在集結足夠的資訊,並成功奪取全球70億人中,過半數人口的用量後,這家有情治背景的企業,是否也可以在動態訊息中,加入「災難程式」,好綁架全球人民,勒索政治利多?

比方說一月來個核電弊案、二月來個居住不公、三月來個警察國家、四月來個中國入侵、五月來個拆政府、六月來個醫療壟斷、七月來個……等到某國政府被人民搞的苦不堪言,幾個重要公家機構都被佔領後,只好向CIA低頭,簽訂不平等貿易條約。

之後某位負責維安的鐵漢警察局分局長,就突然增加上萬個來自烏克蘭的粉絲,好讓大家認為支持政府才是最主流、最潮。動亂也就莫名其妙的平息住了。

在一個深度報導漸漸凋零的新聞環境中,許多人對外界的資訊,多半靠的就是臉書、Google+、與推特等社群網站所提供的內容。如果這些網站的新聞,靠的是幾個工程師,躲在陰暗實驗室中,所調配出的「類飢餓遊戲軟體」,那喬姆斯基所說的「民主謊言」,不是隱然成型了嗎?

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塗鴉
  • 這種可能性非常高.
    台灣人有能力將之當成一回事的,
    恐怕不多.
  • 沒錯 所以現在我看資訊都很小心 台灣目前的社運我看都有點奇怪

    ruby 於 2014/09/08 18:4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