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蕭新晟(駐美研究生,興趣是觀察台美社會)

台灣太陽花學運熱潮正旺的同時,美國內華達州也發生性質類似的運動:上百名民眾手持步槍包圍美國聯邦土地管理局執法人員,要求交還約300頭牛給克萊文・邦迪 (Cliven Bundy)。

邦迪的牧場處於賭城拉斯維加斯東北方約90英里,長期以來他在美國聯邦政府所有地上放牧,卻從來不繳放牧費(grazing fee),積欠至今已超過100萬美金。聯邦法院多次對邦迪發出禁制令,明令他不得再把牛帶來聯邦土地上吃草,但他依然我行我素,終於在2014年3月15日,土地管理局強制扣押邦迪的牛群。

聯邦政府的行動,引來大批民眾自主武裝組成「民兵」(militia),包圍土地管理局管理邦迪牛群的營地。後來事件的轉折就如網路上傳開的那樣:聯邦政府低頭退讓,歸還牛隻給邦迪。

一時之間,台灣社群網路上開始關注這則新聞,網路上借由邦迪事件發出「人民要硬起來,政府才會怕」的聲音。關鍵評論網也以一篇《我們起兵造反不是為了搶牛,而是為了身而為人的自由!— 美國民兵起義逼退聯邦政府》讚揚民兵為自由而戰 — 「為了自由,你願意走上戰場嗎?」,隱喻聯邦政府剝奪了邦迪在母親大地上的放牧自由,因為「他的祖先自1877年起就在這片牧場上放牧,當時土管局尚未成立,他們遠比聯邦政府更早擁有土地的所有權」、「這次的民兵運動之所有成功,和美國偏遠地區的人民比起遵守白紙黑字的法律,更遵循數百年來生活模式形成的『習慣法』也有相當大的關係」。



除了立場偏向民兵,關鍵評論網報導的衝突過程相當詳細且中立,有興趣的讀者們不妨一讀。但網路上其他中譯新聞錯誤百出,明顯目的是為了要修理台灣政府而倉促寫出。例如,台灣控網站的《內華達民兵起義,華人媒體集體沈默》一文提到邦迪牛隻被扣的原因:「美國聯邦國土局BLM立法,保護一種珍稀烏龜。而邦迪一家的牧場正好在烏龜保護區,於是,罰款100萬美元,邦迪拒繳,就以他家的牛抵賬。」事實上,邦迪一家根本不在國土局劃的野生生態保護區上,而國土局也沒有禁止邦迪進保護區放牧,只是他必須繳交放牧費給國土局,用來保護包括稀有烏龜在內的野生動物。

究竟,邦迪是被聯邦政府侵犯祖先自由放牧傳統的受害者,還是連續逃漏租金的投機分子? 邦迪為什麼有這麼大能耐號招民眾為他組成民兵?為什麼美國的主流新聞跟保守派的Fox新聞對這事件的報導切入角度完全不同? 而最近新聞上又傳出因為他的極端種族歧視言論。到底這位邦迪是什麼來頭?在有限的中譯新聞中,我們有沒有看到整起事件的面貌?

答案是沒有。

事實上,邦迪是個傳統不承認聯邦政府存在的無政府分子。他不繳交放牧費的主因也是因為他不認為聯邦政府有對他收租的權力,也不承認聯邦法庭對他發出的禁制令。

前述新聞內指稱邦迪家在1877年就開始在內華達土地上放牧,這也是假消息。已有多家美國媒體查證邦迪牧場在1945年後才建立,而聯邦國土局的前身美國放牧服務局(US Grazing Service)在1937年就成立了。

至於Fox新聞,是美國第一家炒熱這起新聞的媒體。相信對美國媒體生態有稍微瞭解的讀者都知道,Fox News類似是台灣的中天新聞/中國時報,其新聞報導內容完全以反歐巴馬、反民主黨為目的,立場極度偏頗保守派的共和黨,有很多美國人不把Fox當新聞台看。

在保守派的人士眼中,聯邦政府是邪惡的代名詞,近年來的重大聯邦政策 — 全民健保、槍支管制、社會安全保險、開放同性戀結婚、墮胎合法化、赦免非法移民、課富人稅等等 — 都被多數為基督徒的保守黨員認為是侵犯人身自由迫害基督教會、劫富濟貧的共產主義政策。

2014年3月15日,Fox News被這起在內華達州小蝦米對抗聯邦政府的「邦迪事件」吸引,一天24小時全力投入報導,刻畫邦迪為聯邦政府權力擴張下的犧牲品。一時之間,右派的共和黨員紛紛跳出來支持邦迪,譴責聯邦政府。美國共和黨參議員保羅 (Rand Paul)甚至還打算邀請邦迪到華盛頓的「白宮記者群晚宴」,企圖讓台上的歐巴馬難堪。



接下來的發展卻讓這些右派政客們被嚴重打臉。在多家媒體不斷的採訪下,邦迪的瘋狂言論一個接一個被爆出。

Fox News的衛星連線採訪時,主持人問邦迪對於聯邦幹員接下來可能採取的行動有什麼看法,邦迪回答:「嗯,我對那個不了解,但我知道昨天的月亮很美,你知道這是聯邦政府弄出來的月亮嗎…」,Fox絕對沒想到邦迪會在他們Live連線上討論典型反政府「什麼都是聯邦政府在搞鬼」的陰謀論。

接下來的邦迪原子彈,是讓整起事件大轉彎的軸心 — “Let me tell you something I know about the Negroes” (讓我來告訴你我所知道的黑人) — 邦迪在採訪時這樣說過:「經過黑人住的政府國宅,你就可以看到他們的老人小孩都坐在門外無所事事,為什麼?因為他們都領政府救濟,他們不是在墮胎,就是把成年男人送進牢房,為什麼?因為他們已經不採棉花了。我在想,他們是不是繼續當黑奴可以過得更好,你知道的,有工作有家庭。這比沒事可做只領救濟金好,他們現在比起黑奴時更沒自由。」

Photo Credit: 美國國會圖書館 via 維基百科

Photo Credit: 美國國會圖書館 via 維基百科

相比之下,被NBA開除洛杉磯快艇(LA Clippers)球隊擁有權的史特林(Donald Sterling),所講的種族歧視言論只是超級小兒科 (「那些黑人都是我養的,我給他們衣服車子和房子」)。當邦迪是個資深種族歧視者的身份被爆出來後,所有右派政客開始切割,參議員保羅也迅速撤銷對邦迪的晚宴邀請。讓歐巴馬有機會在白宮晚宴上取笑保羅180度大轉彎的技巧,已經遠遠超越美國冬季奧林匹亞花式滑雪的女子冠軍安德森 (Jamie Anderson)。

美國MSNBC電視台的瑞秋・麥多秀 (Rachel Maddow Show),是一個以深入頗析時事著稱的新聞台。瑞秋在一次的節目中指出,在美國邦迪事件不是一個獨立的現象,反聯邦政府、民兵跟歧視黑人有極其深遠的歷史,必須追朔到1860年代美國南北戰爭結束時期 (Reconstruction Era)。

1865年南北戰爭結束後,北方政府代表美國派遣聯邦軍隊進駐南方各大城市,以監督解放黑奴的進程以及確保解放後黑奴們各項憲法保障公民權的行使。1878年,一群南方參議員終於強行通過一條法律 (Posse Comitatus Act),將聯邦軍隊趕出南方,並限制當地的警長為地方唯一管轄單位。於是聯邦政府撤出南方,南方人接管自己的警察權後,南方開始了幾乎長達一世紀的黑白分離時期 (Jim Crow Era),此時不只是黑人白人必須分開使用公共廁所、飲水台、餐廳、上不同學校等,這段時期內美國南方黑人遭到嚴重迫害,在鄉間小路上發現黑人在路邊被公開吊死是司空見慣的事。

1915年後,南方出現了KKK黨,組織性的恐怖攻擊黑人社區,在聯邦政府通過保護法條前被吊死的黑人不計其數。1957年,在美國最高法院宣判學校黑白分離違憲後一年,阿肯薩州一個叫Little Rock小鎮仍然不願讓黑人學生進入他們的高中,在連串的暴動後,美國總統艾森豪終於決定派聯邦軍隊進入Little Rock,保護黑人學生入校就讀。

之後,南方的反聯邦情緒一路高漲,1970年代民間開始出現例如 「Posse Comitatus」的組織,一方面向1878年將聯邦軍隊趕出南方的法案致敬,另一方面號招團員武裝組織民兵抗拒聯邦政府統治,獨尊地方警長的管轄權。該組織的意圖相當明顯——他們認為他們有權完全自治,提倡在當地實行政教合一(基督教),分離黑人,拒繳聯邦稅,而且聯邦政府沒資格用聯邦憲法來限制他們,否則他們將發起民兵起義。

這也解釋了為麼聯邦政府管制槍支這麼困難,就是因為Posse Comitatus之類的組織結合了美國槍支協會(NRA),利用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賦予人民成立民兵的權力,完全切斷任何聯邦法條限制買賣槍支通過的可能性。

在了解美國錯綜複雜的反聯邦、種族歧視、民兵起義以及人民擁槍自重的歷史後,你是否還是覺得台灣應該像內華達州的民兵看齊,為了自由而戰,硬起來逼退政府?我深刻了解台灣民運在被馬政府不斷驅離、摸頭、抹黑、無視之後,看到邦迪之眾捍衛自己自由的強硬手段會熱血奔騰,覺得好漢當如斯。但只有正義之師才經得起民眾的審視以及歷史的判斷,邦迪的民兵在歷史上不斷爭取的是能夠迫害黑人的自由,以及可以藐視憲法的權力,太陽花團體有向他們借鏡之處嗎?

從這則新聞中可以學習到的或許是:民兵可以逼退美國政府,就好似鎮暴警察可以驅散台灣的民運,但最後,暴力手段只能得到短暫的勝利,尊重憲法的一方才會是最後的贏家——邦迪不可能繼續在聯邦土地上放牧而不繳費,國民黨也不可能持續以黨意凌駕民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文章來源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40141/

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