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華爾街日報寫得很好  礙於不能轉載 我把重點節錄下來  有興趣的人可上去看完整版 

文章連結  http://chinese.wsj.com/big5/20130619/col072023.asp?source=whatnews

 

1. “我們無法預測下次危機……”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經濟學教授勞倫斯•鮑爾(Laurence Ball)說﹐從大蕭條到20世紀70年代油價瘋漲、再到2000年-2001年互聯網泡沫破滅的一切﹐多數經濟學家都沒有料到。他說﹐房貸危機之所以很難預測﹐是因為“15年前次級按揭貸款基本不存在”。經濟學家通過考察過去的事件來預測將來﹐但有些事件沒有先例可循。

密歇根州布盧姆菲爾德希爾斯(Bloomfield Hills)投資顧問公司Clear Financial Advisors的創始人羅伯特•斯曼斯基(Robert Schmansky)說:“你不可能給整個世界建個模型出來。就算是預測利率、收益和通脹率﹐太多太多的東西都有可能出問題。”

美國商業經濟學會(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Business Economics)現任會長肯•西蒙森(Ken
Simonson)說﹐需要為經濟學家說一句的是﹐他們和其他人一樣﹐往往都是基於可以公開獲取的信息來做出決定。但他承認﹐在金融危機之前﹐“大部分經濟學家對經濟情況的判斷確實太過樂觀”。美國商業經濟學會是一家由應用經濟學家、策略人士、學者和政策制定者組成的國際協會。

2. “……但我們可以為危機的發生推波助瀾。”

經濟學家對媒體講話的措辭肩負著更大的社會責任

3. “我們做些猜測也無妨。”

越來越多的經濟學家現在都在學習相信自己的直覺──換句話說﹐他們是在猜測。需要說明的是﹐這些都是有根據的猜測﹐但畢竟還是猜測。

:“任何專業經濟學家或研究人員都需要利用一定程度的判斷和創造性﹐來發掘其他人還沒有注意到的關聯﹐或厘清影響經濟的多種因素。”他說﹐沒有哪個時間段可以單獨依靠數學模型來復製﹐“所以人們說﹐經濟預測者的存在﹐就是為了讓天氣預報員看起來比較靠譜”。

4. “那些大膽的預測?不過是雄激素在起作用而已。”

一些評論者說﹐經濟學界的男女失衡有可能對經濟政策造成影響。

男性往往更加沖動﹐更不願意承認自己的錯誤﹐更加關心宏觀概念和好高騖遠的投資。”他說﹐經濟學家過度冒險﹐可能會形成那種與其說是要得到事實驗證、不如說是要成為新聞報道焦點的大膽預測。

5. “我們的財富指標不管用。”

經濟學家通過多種指標來衡量各國經濟健康狀況﹐但很多指標或許並不像經濟學家認為的那樣準確。比如經濟學家最關注的指標之一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率﹐就不一定能反映一國經濟是否健康﹐尤其是考慮到重大經濟危機常常緊跟在高增長時期之後發生。

失業指標也是如此

6. “我們這門學科很沉悶﹐但是並不精確。”

經濟學家這個群體最大的特點就是內部分歧非常大

經濟學家背負著這樣一個壓力﹐必須做到比他們的學科所允許的更加精確。“他們不願跟客戶說他們最多也只能提供一個大致的範圍﹐於是就給出了一個精確的估計值

7. “我們偏向左派。”

經濟學家群體比大部分社會群體都更加偏向民主黨﹐甚至超過長期被貼上“自由派精英”標簽的高學歷人士群體。

8. “我們可能有特殊目的。”

很多有影響的經濟學家都在學術機構工作﹐這些機構可以給人一種客觀、權威的光環。但專家說﹐實際上大部分經濟學家都有自己的政治動機和經濟動機。投資顧問斯曼斯基說:“大部分經濟學家都從金融機構拿錢﹐這些機構希望你能進行長期投資。”

大學中的經濟學家約70%都擁有學術之外的經濟利益。這篇論文分析了2005年到2009年經濟學家接受媒體採訪、在媒體上撰文及發表研究成果的情況。研究人員總結道﹐儘管與企業和私營部門存在如許瓜葛﹐很少有經濟學家會指出自己為私營領域服務。

很多學院派經濟學家的問題在於﹐他們的頭腦陷在雲霧(理論模型)之中﹐不願意亮出清晰的政策立場﹐這跟擁有特殊目的還是有很大不同的。”美國商業經濟學會說﹐學會的經濟學家在接受調查或媒體採訪時都會披露他們與哪些機構存在著關聯。

9. “我們也可能是在講外星語。”

根據涓滴經濟學理論﹐提供給富人的稅收減免或其他經濟利益將通過改善整個經濟來使更貧窮的社會成員受益﹐然而實際情況常常不是這樣。同樣﹐經濟學理論不一定會“涓滴”到最需要它們的人群當中。里澤說﹐其中一個原因便是“沒有誰真正懂得經濟學家在說什麼”。

10. “我們向你們兜售的﹐是你們已經知道的。”

我們真的需要經濟學家嗎?但從某些意義上講﹐他們知道的東西不比普通人更多

 

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