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關於這次在美國波士頓爆炸案 我覺得很重要

我自己也要懺悔  有時候我也把賓拉登當作一部分的穆斯林代表  不過 每次看美國犯罪電影刻畫連續殺人犯都是白人 我也覺得白人都有激進分子以極端恐怖暴力手段呈現的基因 

 

在波士頓爆炸案發生後僅僅一小時內,美國福斯新聞(Fox News)重量級媒體人艾瑞克‧拉許(Erik Rush)就在網路上發表以下聲明:
艾瑞克‧拉許:大家一起來強化我們國土安全!讓我們逮捕更多的沙烏地阿拉伯人,不要庇護他們,來吧!
 
網民回應 :天啊!你已經開始怪罪穆斯林了嗎?
 
艾瑞克‧拉許:對,穆斯林很邪惡‧讓我們把穆斯林殺光光。
 
拉許事後遭到輿論強烈抨擊,他刪除發言,並表示只是開玩笑,但拒絕道歉。拉許也稱,美國改革派人士與穆斯林濫用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宗教與言論自由的本質,藉以征服美國。(來源:英國獨報 2013/4/16)
 
4月18日,在美國居住的巴勒斯坦女醫生希瑪‧阿布拉斑(Hema Abolaban,圖右者),在馬薩諸塞州街頭,遭白人男子辱罵與毆打,該男子罵道:「XXX穆斯林!你們這些恐怖份子!我恨你們!波士頓爆炸是你們幹的!XXX!」(來源:ColorLines Magazine)
 
 
波士頓爆炸案當晚,三十歲的孟加拉男子阿布都拉‧法魯克(Abdullah Faruque),在紐約布朗克斯區(The Bronx)的餐廳用餐,一名男子突然抓起他的頭,問他是否是阿拉伯人,另一旁人則說:「是,他是該死的阿拉伯人。」被眾人一陣圍毆後,法魯克回家打開新聞,才知道他為何遭到圍毆(來源:紐約郵報)
 


 
馬拉松賽上沙烏地男子(來源:紐約客雜誌 2013/4/17 作者:Amy Davidson)

一名二十歲男子,在觀看波士頓馬拉松大賽時,遭到了炸彈衝力的波及。他並不是唯一的受害者,有一百七十六人受傷,還有三人死亡。但他卻是唯一在醫院接受治療時,住所遭大批人馬搜查的人,包括了眾多警察、特務,還有兩隻警犬;他的室友向《波士頓先驅報》(Boston Herald)表示,動員的警力令人瞠目結舌。他也是唯一財物遭到紙袋包裝、鄰居被監控的人。他的室友也是名學生,在驚嚇中被質詢五個小時後,才終於說,他不認為他的室友會是個炸彈客,因為他只是個喜歡運動的好人。同一天稍後,他被福斯新聞(Fox News)的製作人一次又一次的質問,他是否確定自己不是跟殺人犯同住,他則是用手摀住臉,幾乎要崩潰落淚的說:「讓我去學校,老兄。」
 
於波士頓爆炸案受傷的沙烏地男子,其住家正遭警方清空,以搜查證據。該男子也遭警方列為"關注對象"。
 
為什麼有搜查、質詢、警犬跟防爆小組?為什麼人們在推特上發表這名受傷男子的名字,並說他是嫌疑犯?炸彈爆炸時,人們往各處逃跑,這名男子也是。許多人都跟他一樣,受到重傷,但都得到陌生人無畏的救助,他們揹起傷者,或用各類布帶為傷者止血。歐巴馬說:「精疲力盡的跑者仍跑往最近的醫院捐血」麻薩諸塞州檢察官卡門‧奧提茲(Carmen Ortiz)則說:「大家彼此幫助、彼此慰藉。」在官員們發表這些美妙言語的同時,美國CBS News報導,一名路人看到這年輕男子,正負傷逃跑,但路人卻把他打倒交給警方,因為大家覺得這名年輕男子很可疑。
 
是什麼原因,讓大家覺得他可疑?他在逃跑,但大家也是。據報警察說他身上有爆裂物的味道,或許他的焦傷就是味道的來源。他說他逃跑,是因為他在想會不有第二顆炸彈,第二顆炸彈常常有,在攻擊案件中也確實有。如果這真是他逃跑的原因,那是相當合理的。他問說是否有人死了,這也是許多人在現場高喊的問題。然後他是一個沙烏地阿拉伯人,這似乎就是徵結所在。所以他很可疑,純粹是因為他的長相?或是他在混亂中,所禱告的神的名字讓大家覺得很可疑?
 
過不了多久,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接著是福斯新聞,就宣稱「以就駭人的波士頓爆炸案,逮捕一名沙烏地籍嫌犯」。這名至今仍身份不明的“沙烏地嫌犯”,成為了大家的焦慮的對象。有報導說他已經被拘留,有報導則說他醫院病床或許正由警方看管著。但口風很緊的波士頓警察,則駁斥這些報導,警方發言人向TPM表示:「說真的,我不知道你們這些消息是哪來,但絕對不是我們這邊來的。」但警方是不是正在徵詢某人呢?或許,警方將那沙烏地男子定位成"關注對象",不但可以逃避責任,卻又可以將他影射成嫌疑犯。在網站Atlas Shrugs上,有人宣稱那名男子的阿拉伯名字代表著"劍"的意思。警察局長艾德‧戴維斯(Ed Davis),在傍晚的記者會表示,沒有嫌疑犯遭到羈押。但同時警犬卻在里維爾(Revere)的公寓中搜索,這讓某些人繼續控告,或至少用來辯護說,那名沙烏地男子才是嫌犯。
 
 
雖然F.B.I.在4月19日才首度確定兩名爆炸案嫌疑犯,但在這之前卻有諸多報導宣稱有阿拉伯或是非洲裔嫌疑犯
 
 
 
網站Atlas Shrugs經營者帕蜜拉‧蓋勒(Pamela Geller),在第一天就宣稱波士頓爆炸案是"伊斯蘭聖戰士"所為,她武斷的聲明遭到人權人士抨擊,她則回應道:「可恥!你們竟然掩護殺人犯!」蓋勒的組織因激進反穆斯林言論,遭猶太團體反誹謗聯盟(ADL)列為仇恨組織(來源:Salon)
 
福斯新聞主持人安德魯‧拿坡利塔歐(Andrew Napolitano),在節目《Fox and Friends》上說道:「警方把他留在那裡(醫院)一定要有證據。他們一定知道一些真正能作為嫌疑的資訊。」福斯新聞媒體人史蒂夫‧杜西(Steve Doocy)還補充說:「如果他真的無辜,警察能搜查它的家嗎?」拿坡利塔歐相信法官隨時可能做出判決,但目前還少了什麼東西─或許他們當初就在"蓄意誤導"。根據Mediaite的報導,主播梅吉‧凱莉(Megyn Kelly)則像她以往所專長的一樣,一度稍稍改變談話的方向,問說這名男子被抓或許只是因為種族歸納(racial profiling),而非嫌疑犯。但後來,在一輪對該男子護照的懷疑聲浪中,拿坡利塔歐說:「他真的是個學生?還是激進組織成員?」凱莉也跟著應合道:「是否有他拒絕協助辦案的故事?」
 
週二下午,一切的幻局最終被戳破,一份份報導都確定這名沙烏地男子只是目擊證人,而非嫌犯。一名美國官員告訴CNN說:「他只是在錯誤的時間,出現在錯誤的地點。」(事實上其他人也是)就連福斯新聞也說,這名沙烏地男子完全被排除嫌疑。州長迪佛‧派崔克(Deval Patrick)也在記者會上,直言無諱的表示:不要以不仁道的方式,去對待特定族群的人。」
 
我們還不知道到底犯案者是誰,FBI的理查‧德斯勒利爾斯(Richard Deslauriers)在週二晚間表示:「嫌犯的身份與動機仍有各種可能。」一項犯案聲明可以在一瞬間,就打亂我們的想像。這場爆炸案的真兇,可能是我們所想的沙烏地阿拉伯人,但也可能是美國人或冰島人,或是全世界你所有可以想得到的國家。就算犯人真的是另一個沙烏地人,這也不代表我們可以這樣對待這名無辜的男子。而他所摯愛的人可能會發現,即使他是受害者,他的名字卻被當作被捕的嫌疑犯,而在網路上瘋狂傳閱。就是在這種時刻,我們更需小心謹慎,而非毫不在乎。
 
除了居家被搜的沙烏地男子外,另一名17歲的摩洛哥裔學生撒拉赫‧巴爾洪(Salah Barhoun),也被紐約郵報錯誤刊登成兇手,而不斷遭到騷擾,這讓她的母親極為沮喪,但巴爾洪其實是波士頓當地學校的代表跑者(來源:abc News)

或許我們能寬慰的告訴自己,這只是個小事或失誤,我們明天就能忘記─儘管當事人肯定忘不了。關塔曼陀拘留營(Guantanamo Bay detention camp)中,有被我們政府確定無罪的人,但他們仍被關在那。而一份新的報告詳述911之後美國所涉入的刑求,正是個適時的警戒。F.B.I.說過他們「就算到地球盡頭」也要抓到爆炸案兇手,人們也希望他們能光榮完成偵辦。
 
 
 
4月12日,國際紅十字會主席彼得‧穆雷爾(Peter Mauer)就關塔曼陀人權議題,要求歐巴馬採取行動。許多人在該拘留營被羈押超過十年,但卻未有任何起訴或審判。超過百名囚犯曾絕食抗議無故長期羈押。(來源:Euronews)

歐巴馬說:「如果你想知道我們是怎樣的人,或美國是怎樣的國家,以及我們怎麼對抗邪惡─那就是無私、關愛而無畏。」這樣的說法,在週一那恐怖的一天是再真實不過了!當天一名八歲孩童死亡,他的妹妹慘遭截肢,另外兩人死亡,更多人傷勢慘重。然而,即便我們對如此恐怖的事件,能夠如此無畏,但一名僅僅剛滿二十,受傷正需救助男子,全能引發我們如此的徨恐。我們還差一點就跟歐巴馬說的一樣了,我們到底缺了什麼?是對非我族類的同理嗎?
 
 

讓我們希望波士頓炸彈客,是一名美國白人(來源:Salon 2013/4/17 作者:David Sirota)
我們的雙重標準是:白人的恐怖份子被當作是孤狼,而穆斯林整體卻都被當作實質威脅
 
在奧克拉荷馬市(Oklahoma)用汽車炸彈殺害168人的提莫西‧麥克維(Timothy McVeigh)被視為白人中的絕對特例,但奧薩瑪‧賓拉登卻被視為穆斯林的典型代表
 
現階段我們可以看到波士頓爆炸案所掀起的政治波瀾─這將會決定,未來因此案所決定的長期立法進程,既有的特權階層無疑會影響我們對爆炸案的回應,因為特權階層將能決定:〈一〉個人的犯罪行為,是否該被用來怪罪或詆譭整個特定族群,以及〈二〉我們該對此案有多大的反應,以及做出多大的政治調整。
 
這在我們最近的槍枝濫殺案尤其明顯。在那些醜陋的案件中,一個宗教或種族上的弱勢很有可能集體遭到詆譭,遭到警察監聽或建檔(或著更糟)。如果某些最兇殘的濫殺案兇手來自這些弱勢族群。然而,白人男性特權就意味著,白人男性不會因為這些濫殺案而被集體詆譭或歸罪─就算大部份的兇手是白人男性也一樣。
 
同樣的,將這樣情況套用在恐怖攻擊上,這樣的特權就代表白種非穆斯林恐怖份子,常常被描繪成"孤狼"的特殊案例,而不足以代表全體白人以及其思想。同時,非白人,或是開發中國家的恐怖份子,反而被描繪成龐大陰謀、群體思想,或是宗教的代表,而且我們必需要集體性的處理這樣的威脅─這代表我們需要的不只是偵辦案件,還需要軍事行動、立定法案,乃至調整對外政策。
 
紐約警察局(NYPD)在去年遭爆料長期監查與竊聽當地穆斯林之動態,感到隱私權被侵犯的穆斯林學生紛紛示威抗議。而紐約警察局也承認對穆斯林社區與清真寺超過六年之監察、對話竊聽以及詳錄絲毫未找出任何一項恐怖攻擊線索,其中也沒有任何疑似策劃恐怖攻擊而需深入調查之內容。(來源:美聯社)
 
作家堤姆‧懷斯(Tim Wise) 寫道:「白人特權就代表說,就算波士頓炸彈客真的是白人,不會有人真的視白人族群為恐怖份子,白人也不遭到警方特別監控,或是被威脅要驅逐出境。白人特權就代表說就算炸彈客真的是白人,美國也不會轟炸兇手所出身的農村、山中小鎮、或是郊區,只會確定其他人沒跟他有同樣想法。如果兇手來自愛爾蘭共和軍(IRA),我們不會轟炸都柏林;如果兇手是義大利裔的天主教徒,我們也不會轟炸梵諦岡。

就因為這樣無法否定,而普遍存在的雙重標準,波士頓炸彈客的真實身份絕非可輕忽的小細節,這像會決定我們在幾週內所看到政府、政治與社會反應。這表示不管你個人偏好的政黨,如果你關心停止戰爭、減少美國軍事預算、保障公民自由權並通過移民法改革,你都該希望炸彈客是一名美國本土白人,為什麼?因為只有這樣,特權階層的機制運作,才不會讓波士頓爆炸案去阻撓上述進程。
 
我們只要想像,美國人會如何反應美國白人的恐怖攻擊,或是其他人的恐怖攻擊,就知道這是事實。
 
就算F.B.I.的資料表示,在美國非穆斯林策劃的恐怖攻擊,比穆斯林策劃的更多,美國仍全力發動戰爭,純粹只在對抗伊斯蘭恐怖主義。另外,所謂"反恐戰爭"的口號,實質上已經變成了"伊斯蘭恐怖主義戰爭",這樣的行動包括了立定新法,像是愛國者法案(Patriot Act)、一個主持刑求的政權、新的部門像是美國運輸安全管理局(TSA)以及美國國土安全部(DHS)、在伊拉克與阿富汗的戰爭、以及大規模監控穆斯林社群
 
根據2011年一月恐怖攻擊統計報告,自911以來美國由穆斯林策劃的怖攻擊達45起,非穆斯林策劃者達80起,其中有63起來自極右派或是白人至上主義者。圖為2012年被捕的美國陣線(AF)成員,他們當初在佛羅里達州營地進行槍械與炸彈訓練,誓言進行"無可避免的種族戰爭"(來源:NBC News)
 
相反的,儘管美國見證了一系列來自本土非穆斯林的恐怖攻擊,鑲嵌於我們國土安全意識的特權以及雙重標準,讓我們不會對此採取系統性之行動,而我們的眼光仍只專注在外國的恐怖份子。事實上,美國國土安全部,資深本土恐怖主義分析師達利‧強森(Darryl Johnson)表示,美國保守派強烈反對去報導此類攻擊,進而嚴重妨礙國土安全部去應對此類威脅。
 
美國保守派常常避免報導非穆斯林恐怖攻擊案件,代表保守派的福斯新聞在2010年9月11日報導諸多穆斯林恐怖攻擊案例,卻未報導前一天,自稱"基督教的賓拉登"的賈斯汀‧卡爾‧慕斯 (Justin Carl Moose),因計劃炸彈攻擊提供墮胎之診所,而被逮捕(影片連結)
 
現在發生了波士頓爆炸案,正值美軍撤離阿富汗考慮減少軍事預算討論公民自由權,並開始討論劃時代的移民法案,這起案件很可能變成上述,所有政策爭論的影響徵結,這都端視犯案者的人種。
 
就過往的例子來看,如果炸彈客是一名美國白人的反政府極端份子,白人特權將讓整件事被描繪成一個獨特案例,這件事不會對美國國策有重大影響。也就是說,白人特權不只會讓白人免於遭到集體責難,還能讓政治爭論完全免受此案影響。
 
如果兇手是穆斯林,或是一個來自開發中國家的外國人。根據過往的例子來看,我們知道這樣的人若在如此高調的情況下觸犯法律,美國人會藉此宣稱這整個族群都該被對付,因此更有系統的應對措施將需被執行。如此一來,不難想像保守派會拿波士頓爆炸案,來阻止移民法改革、阻止裁減軍事預算、繼續阿富汗戰爭,並繼續對民眾的監聽、或是其他任何會腐蝕公民自由權的行動。
 
如果這聽起來很難相信,你可以聽聽右派廣播節目主持人勞拉‧英革拉漢(Laura Ingraham) 昨天的發言,她的論點常常變成共和黨所奉行之信條。就算當局那時尚未認定嫌疑犯,她(與其他的保守人士)都早已認定炸彈客是外國人,並因而藉由此爆炸案來抨擊移民改革法案。

當然,勞拉‧英革拉漢同樣也強烈批評美國國土安全部,因為美國國土安全部報導了本土極右派的恐怖攻擊活動,英革拉漢甚至是批評主力之一。很明顯的,她完全體現雙重標準,也是這樣的雙重標準,將真正決定波士頓爆炸案的長期效應。

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rendan
  • 值得深思的好文章
  • 謝謝

    ruby 於 2013/04/26 15: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