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直立人到現代的大約30萬年的歷史在日本僅僅是一年的課程。也就是說,我在14歲的時候才首次開始了解日本和外部世界的關係。

我們每周花3小時,或者說全年105個小時學習歷史,慢慢地去向20世紀的歷史靠近。毫不奇怪,許多學校根本就沒有走到講授20世紀歷史的階段,這些學校的老師往往要求學生在課外把課本讀完。

 

我最近回到位於東京的母校。那裏的老師告訴我,他們經常在學年快結束的時候匆忙趕課,以便能有時間讓學生學習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歷史。

 

我八年級時的歷史老師對我說,「我們和亞洲地區的姊妹學校關係密切,我們希望自己的學生能了解日本和這些鄰國的歷史關係。」

 

我還記得17年前她對我們強調日本戰爭歷史的重要性,並且指出今天的許多地緣政治緊張關係起源於當時發生的事件。

 

我也記得當時自己在想,如果這段歷史這麼重要,為什麼我們不能先去學習這段歷史,而是在更新世歷史上浪費時間呢。

 

當我們最後開始學習這段歷史的時候,我們發現在357頁的歷史課本中只有19頁講述了1931年至1945年間發生的事件。

 

對於1931年日本軍人在中國滿洲炸毀一段鐵路的所謂「奉天事變」,歷史課本只有一頁的描述。

 

課本同樣用一頁篇幅敘述了導致1937年中日戰爭爆發的其他歷史事件,還包括用一行字的注腳提到了日本軍隊入侵南京時發生的南京大屠殺事件。

 

課本用一行字介紹了有關朝鮮人和中國人在戰爭期間被帶到日本做礦工的事件,並且同樣以一行字注腳的方式提及日軍製造的「慰安婦」事件。

 

有關日本城市廣島和長崎遭受原子彈轟炸,歷史課本也只是用一行字的篇幅帶過。

 


抗議

日本鄰國的民眾對日本二戰時的暴行仍然憤恨不已

 

 

 

我當時的確想知道更多的東西,但這種慾望還不足以讓我去利用業餘時間學習歷史。作為一個女孩,當時可能對時裝和男孩更感興趣。

 

我的一些朋友有機會在11年級的時候選修世界史,但我在那個時候離開了日本的教育體系,移居澳大利亞。

 

在澳大利亞的歷史課程不再是死板的按照時間順序全面鋪開,而是把注意力集中在世界歷史的幾個關鍵事件上。

 

這時候,我選修了歷史課程,並且把南京大屠殺選為我用英文撰寫的第一篇論文的題目。

 

有關這一歷史事件存在著爭議。中國人說,事件中有30萬人被殺,許多婦女遭到日軍輪姦。但是我在用六個月時間了解各方說辭的研究中發現,一些日本人完全否認事件的發生。

 

藤岡信勝就是否認南京大屠殺的人物之一,我在研究這一題目時讀過他的書。我在東京見到他的時候他對我說,「那是戰場,就會死人,但是不存在系統性的屠殺和強姦。」

 

「中國政府雇用演員,假裝受害者和日本記者見面,要求日本記者撰寫他們的故事。」

 

「中國用來作為屠殺證據的所有照片都是偽造的,例如有些被砍掉的頭顱的照片同樣出現在了描述中國國民黨和共產黨內戰的照片之中。」

 

作為一個17歲的學生,我不准備就當時究竟發生了什麼而做出結論。但是在我閱讀有關南京大屠殺事件的十多本書之後,我至少覺得自己理解為什麼那麼多中國人仍然對日本的戰爭歷史憤恨不已。

 

就在日本的中小學生關於南京大屠殺僅僅閱讀一行文字的時候,中國正在對孩子們講述南京大屠殺的細節,以及日本其他戰爭罪行的無數細節,儘管這些描述有時被稱為是反日宣傳。

 

韓國的情況也是如此。韓國的教育很注重現代史,「慰安婦」問題是一個重要的話題。

 

藤岡信勝認為,那些人是得到報酬的妓女。但是,日本的鄰國,包括韓國和台灣,都堅持聲稱慰安婦是日軍以強制手段製造的性奴。

 


abe

許多日本人不理解為什麼參拜靖國神社會引起憤怒

 

 

 

如果不知道這些爭論,就很難理解日本最近同中國和韓國發生的領土爭端為什麼會在日本的鄰國引起如此情緒激動的強烈反應。對於許多日本電視觀眾來說,街頭示威中出現的反日情緒令人困惑,甚至有些野蠻。

 

同樣,日本人往往對日本政治家參拜靖國神社所引起的憤怒感到不解。

 

我向一些朋友和同事的孩子們提出問題,問他們在學校的歷史課上都學了些什麼。

 

20歲的大學生Nami
Yoshida和她的姐姐Mai都是理工科學生。他們表示,從來沒聽說過「慰安婦」。他們還說,聽說過南京大屠殺,但不知道具體內容。

 

17歲的Yuki
Tsukamoto說,「奉天事變」和日本在16世紀入侵朝鮮半島是日本在這個地區不受歡迎的重要原因。他說,「可以理解一些人很生氣,因為沒有人願意看到自己的國家被入侵。」

 

但是,他仍然表示不了解慰安婦的遭遇。

 

曾經作為歷史教師的日本學者松岡環說,日本的教育制度要對日本同許多國家之間出現的緊張關係負責。

 

她說,「我們的教育制度製造了一批對中國和韓國有關戰爭罪行的譴責感到不滿的年輕人,因為他們沒有受過有關這些受譴責事件的教育。」

 

「這很危險,因為他們之中的一些人可能通過互聯網得到更多的信息,聽信民族主義者的觀點,認為日本沒什麼錯。」

 

我在幾年前參觀南京大屠殺紀念館時讀過松岡環根據對入侵南京日本老兵的採訪而撰寫的書籍。她說,「受害者的證詞有很多,但是我認為我們應該聽聽士兵的聲音。」

 


松岡環

松岡環曾採訪了250名侵華日軍老兵

 

 

 

「我用多年時間採訪了250名日本老兵,許多人起初拒絕說話,但是最終承認殺人、盜竊和強姦。」

 

我觀看了松岡環採訪日本老兵的錄像,令我震撼的並不僅僅是他們承認自己犯下的戰爭罪行,而是他們的年齡。他們在接受採訪時已經年邁,但是在當年甚至不滿20歲。有一種說不清的感覺,年齡讓他們有了人味。

 

極度複雜的情緒讓我哽咽。看到日本反覆被形容為是邪惡的,被指責為「魔鬼」,我感到悲傷。我也感到不安,因為我擔心如果周圍的人知道我是日本人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還有一個重要的問題,是什麼驅使這些年輕的軍人去殺戮和強姦。

 

松岡環在發表自己的著作之後受到了許多民族主義團體的威脅。她和藤岡信勝代表著有關日本如何就歷史問題教育學生的兩個相互對立的陣營。

 

藤岡信勝和他的日本歷史教科書改革協會認為,大多數的日本教科書存在著「自虐」傾向,只講授日本的消極面。

 

藤岡信勝一直要求日本政治家同意從所有初中歷史教科書中剔除「慰安婦」內容。他在2001年推出的教科書得到了政府批准,書中僅簡單提到在南京發生的中國軍人和平民死亡事件。他還計劃在下一本教科書中進一步淡化這一內容。

 

但是,無知是解決問題的方式嗎?

 

日本文部省中學教育指南規定,要教育所有兒童了解日本同亞洲鄰國的歷史關係,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戰對人類造成的災難性損害。

 

日本文部省發言人說,這意味著,學校必須講授日本軍隊在1930年代日益增加的影響和日本的軍事擴張,以及日本對中國的長期戰爭。

 

但是,松岡環認為,日本政府在有意避免讓年輕人知道日本歷史上所犯暴行的細節。

 

與此同時,日本新任首相安倍晉三指責中國的學校教育過於「反日」。他和藤岡信勝一樣,希望改變日本講授歷史課的方式,以便讓日本兒童為自己的過去感到自豪。此外,他們還在考慮改變日本在1993年就慰安婦問題所做的道歉。

 

如果發生這樣的事情,這無疑將會在日本的鄰國引起軒然大波,而許多日本人將不會明白這是為什麼。

文章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world/2013/03/130314_japan_history.shtml

 

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