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憶當年勇應該是老化的徵兆   之前才在鏡子前面拔了好幾根白頭髮 應該快二十根了吧   嚇死我了   不過甄環二十七歲開始有白髮   就不知是自己想太多還是甚麼

依稀記得 之前在瑞士讀書 趁第一個休長假 到瑞士各個小城玩 瑞士的觀光做的很好 拜同行的一位台灣友人之賜    他工作的比我早 比我獨立 一趟路程也讓我知道該怎麼做自助旅遊 我們的方法是 坐火車到想要觀光的城市 然後第一件事就是找tourist office  請他們推薦或直接訂旅館 所以呢 到達城市的時間最好訂在白天 通常我們事先查好火車時間然後從旅館退房後 直接搭火車到下一個城市   在新城市找到旅館安頓好後 就可以吃些午餐 開始計劃觀光景點

瑞士好的地方是大多數的城市  火車都可以到達市中心 而且tourist office大多在火車站附近 不用在看地圖找甚麼的   而且瑞士人服務外人很熱心 每一位她們都很盡責也不趕時間  其他的歐洲地方就沒那麼好康

第二個長假 應該就是暑假 因為上過課發現自己英文程度差 所以原本計畫ˇ到英國遊學然後再到歐洲其他國家玩    後來因為英國申請很麻煩 當時台灣又卡在哪裡都要簽證 瑞士非申根國家    所以要弄申根簽證   我自己聽說法國領事館給簽證容易 後來就跟著一堆人排隊排到    英國太麻煩所以我決定到愛爾蘭 沒想到愛爾蘭領事館好熱心 對我非常好不用看人臉色 很快的愛爾蘭就給我很好的第一印象

到了愛爾蘭 一路上都遇到超熱心的人 有人當忙帶路 連計程車都幫我找青年旅舍    還在外面等我check-in確定有床位才離開   一路上三個禮拜學英語 都受到熱心人的照顧   真受寵若驚  只是愛爾蘭的景色很純樸 就像愛爾蘭人一樣

離開了愛爾蘭和原本的台灣同行見面約好一起遊歐洲 由北歐開始   他留在瑞士讀法文 後來 我們因為一些問題在北歐就分手   其實若在台灣我們應是不相往來 磁場差異很大 但因同在異鄉才勉強湊再一起 後來我體會到很多事情不能強求    所以現在在法國 我也是秉持著同樣想法 有緣就會來    後來自己走 其實我對於一些歷史文物不感興趣 只是想體驗不同城市的風情 也就這樣走馬看花  

在北歐一開始行李掉 到後來 北歐男人只看我的台灣同行講話 自己就像隱形人般   論外貌   我倆完全不同 他本身高挑 皮膚棕色  眼型細長  北歐人本身很高 他們就在空中交談 我完全搆不著他們的高度吧 笑  

走過多個國家 我初步感想是 和台灣同行相對照 每個國家男人審美觀不盡相同 我倆因外貌差異很明顯感覺得出哪國人喜歡哪樣的女生 就連亞洲人也都有分喔   而且外國人超明顯的是 他若對哪位女生有興趣會表露無遺外 連帶的 旁邊的女性友人完全可被忽略 妙吧

在荷蘭與七個小男生住一間房的經驗後 嚇得我下次決定花點錢住旅館  雖然同房里四個西西里男生  三個美國男生人都很好 但是我還是沒辦法   到了義大利 除了火車誤點外 連旅館都熱得睡不好 我決定就不繼續往南走了 何況 我本來就不怎麼迷義大利   還在米蘭大教堂遇到餵鴿子騙錢的人    由兩位矮小貌似中東男子 趁我不注意時奪過握手中相機 然後塞了一把飼料 把我手抬高   叫鴿子過來吃 接著幫我拍照後 就伸手跟我要錢 我那時很生氣 直接從他手中奪回相機  谁叫他們太矮了   用英語說 沒錢 結果他倆還很好奇我從哪來

後來在瑞士第二年學業 假期中 因為法國的深根簽證有改變 我無法拿到簽證   試了荷蘭 因為要先付清旅館錢還要有完整的旅遊規劃 覺得太麻煩而放棄 本來還想去西班牙 希臘  波蘭等 就算了 後來決定到土耳其   我聽說後來沒再連絡的台灣同學要到埃及   到土耳其是和一位同學校的學妹結伴而行 畢竟到貌似中東國家還是有人陪比較好   看膩了歐洲建築  發現中東建築挺有特色   土耳其是個一半伊斯蘭一半基督教的國家   從下飛機就開始有人搭訕    還會落台語   真是嚇壞了   不知為何 我到那裏感覺遇到的騷擾特別多 在觀光地區    被抓屁股 被人用下體頂住後臀  等等 感覺很噁心 主要是在舊城區發生 舊城區觀光客多 很多土耳其男人會對女觀光客下手    連我們住的旅館   第一晚還有一位土耳其年輕帥哥來敲門 還真嚇死人 但新城區主要是一般土耳其人 就沒有碰到騷擾 頂多我在買東西吃時    被人優待而已   大概我這型很合他們的胃口 但是我覺得很不喜歡 受到的是騷擾    土耳其男人很多長得像義大利男生 捲髮濃眉大眼 喜歡這型的男生可以去看看 但我不喜歡這行的所以覺得很不舒服   不過 真的要小心安全 受到讚美是很好 但不要被迷昏頭 到時人財兩失都有可能 我對中東男人感覺從那次旅遊加上學校看的 印象大壞      不過話說回來 土耳其很多東西令人印象深刻 他們可以殺價 從一半開始殺 但請不要殺過火 因為我察覺他們並不是都喜歡人家殺很低   有特殊的水果茶好甜好好喝 有特殊土而其咖啡 有好看的肚皮舞孃秀   我是覺得便宜又值得  

Tarkan  這位好像很有名的土耳其歌手 Tarkan Tevetoğlu,被媒體譽為"流行樂的王子"  不過 我覺得除了綠眼 他有很強的中東味

2012050409582880878   經過秀場主持人介紹才知中東地區每種肚皮舞都不同  肚皮的確要有點肉跳起來才好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uby 的頭像
ruby

ruby的法國心情寫真

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yaya
  • 呵呵~ 你的趴趴走還真豐富
    當年簽證問題真的影響我們的選擇。
    我發現我都少有豔遇, 對各國男人沒像你觀察那麼多
    他們都把我當中性吧!
  • ㄟ 你這一提才發現我瞄述男人方面挺多 冏
    可能當時年紀輕 在台灣沒人追求 來到歐洲發現自己還是有市場 哈 就有點招蜂引蝶
    不過 現在年紀大生完兩個孩子就很安分了 連衣服都變大號 哭

    ruby 於 2013/05/27 18:04 回覆

  • Brendan
  • 好精采有趣的分享!
    我也覺得伊斯蘭國家的男生都特別的熱情,埃及也是和土耳其一樣騷擾特別多。
    有此一說是因為他們宗教教義,無法騷擾自己國家的女人,轉而對國外的女生下手,這樣就不會觸犯法條。不過說真的他們說 "我愛妳" 就像喝水一樣自然啊! 覺得比其他歐洲國家的民族,法國,西班牙,義大利等,有過之而無不及^^
    也期待妳更多其他 "歐遊" 的分享~~
  • 謝謝
    不過 我不知會不會有後續 呵
    伊斯蘭和印度年輕男人 我接觸過感覺上都侵略感強
    有時候其實我們分不太出來阿人 有的樣貌跟一般歐洲白人無異 也許愛搭訕的就是他們也不一定

    ruby 於 2013/05/29 19:58 回覆

  • 古惑狼
  • 常耳聞女性旅客在中東或土耳其被騷擾的事情
    這些地區的男人生來就是會走路的髒屌 身上還有異味
    伊斯蘭教的教義不將女人當人對待
    認為女人只是男人的財產
    是沒有生命沒有自我的"移動式飛機杯"
    只要看到女人身旁沒其它男人 就可任自己上下其手
    沒有男人陪同的女性被強姦是活該
    就像在街上看到鈔票如不是放在別人皮夾中
    牠們就可以伸手撿來放在自己口袋
    沒有絲毫羞恥心和罪惡感
    牠們無法接受異族男性接近本族女性
    對異族女性卻秉持"能上就上"的精神
    這些牲畜對性的飢渴程度只差沒去幹樹洞或插牆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