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抑之下,往往需求滋長;當談論貨幣戰爭成為一種禁忌之刻,貨幣戰爭已到門前。

貨幣戰爭對於中國人來說並不陌生,另有天地,而對於世界而言,這一詞匯最近重新流行起來也是拜新興國家之賜。巴西,其光芒雖在中國長達三十年的兩位數增長前難免有所晦暗,但是作為金磚四國中近年來最為進取的明星,風頭正健,但是巴西政治家認為世界各國競相推行的寬松政策正成為巴西增長的阻礙之一。早在2010年,其財長吉多•曼特加就高調宣稱“貨幣戰爭”已經開始,批評發達國家的寬松政策導致資金流入巴西等新興經濟體,使之深受其害,引來國際社會陣陣關註。

近期,伴隨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系列舉措,貨幣戰爭再成熱門話題。近期莫斯科G20會議前後的明槍暗戰,不僅聯合聲明避談貨幣戰爭而IMF總裁拉加德表態當前貨幣戰爭討論已經過度——這一視而不見的姿態雖然旨在息事寧人,但顯然沒有為當前局勢降溫。

當我們談論貨幣戰爭之際,我們究竟在談論什麽?過於低廉的外幣匯率,操縱匯率的別國政府,抑或更為幽暗可怖的金融陰謀?

貨幣戰爭,更準確地說,是匯率戰,簡單而言表示不同國家之間競相壓低匯率從而贏得更多出口的舉措;此舉多見於經濟走下坡路之際,可謂主權國家為自身利益而做的理性選擇,結果或許令人不快,但是動機並不難理解。盡管如此,這一舉措被往往被陰謀論者令人聳動地描述為某些國家通過貨幣別有用心而兵不血刃地掠奪他國財富,其險惡用心其慘烈後果繪聲繪色,而具體如何操作如何實踐,或語焉不詳,或荒誕不經。

貨幣戰爭真的是金融界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未必如此。談到貨幣戰爭的弊端,最為典型的案例就是上個世紀三十年代大蕭條之際,各國為了走出危機,開始一輪輪競相貶值,最終導致了金本位制度崩潰。上述結果聽起來似乎很可怕,金本位至今仍舊被一部分人士懷念;但是事實卻是,金本位沒那麽美好。金本位之下,各國經濟並沒有擺脫周期性危機,世界經濟受限於黃金產量等因素,常常飽受通縮之苦;而經濟學家的研究也表明,金本位國家誰先脫離金本位,誰就最先走出危機。從這個角度而言,貨幣戰爭沒那麽可怕。

正是基於這樣的研究,最近開始流行一個說法,貨幣戰爭既然在過去在大蕭條時期作為一個解決問題的手段,那麽今天美日等國的貨幣戰爭也可以作為一個出路,甚至不少學者號召其他國家效仿跟隨,形成全球協作之下的貨幣解決方案。

這聽起來很美,但無疑從一個極端走到另一個極端,將貨幣戰爭由洪水猛獸變為諾亞方舟,顯然也並不正確,實施起來恐怕就更不美妙了。大蕭條可謂現代宏觀經濟學的聖杯,研究汗牛充棟,但有全面解釋力的則為數不多。簡而言之,筆者不得不重申大蕭條產生的根本原因在於市場出清導致的信用崩潰,在此情況之下,中央銀行不得不充當最後貸款人角色,而這在於金本位之下卻難以順利實施。因此,走出金本位是走出大蕭條的必經一戰,而並非出路,大蕭條的出路仍舊在於信用體系的逐漸恢復。

從70年代佈雷登森林體系解體到今天,人類徹底脫離金本位不到半個世紀,不少思維以及框架仍舊停留在金本位時代,但是現代信貸經濟已經發生了巨大變化,實踐每每高出理論不少。如此之下來審視貨幣戰爭,必須回答一個根本問題,當前的貨幣戰爭與金本位時期是否一樣?

顯然不同,金本位之下,無論是否掛鉤美元,黃金仍舊作為最後的法定支付,奉行金本位的各國如果貶值,彼此顯然難脫關系,而在如今,雖然美元作為全球貨幣地位無可撼動,但是難以比擬黃金,各國的貨幣自主性不可比擬——一個不巧當的比方,過去與黃金掛鉤的匯率戰,是一床被子之下的撕扯,彼此掣肘,最終扯破了被子,一拍兩散,而如今格局之下,則是很多重疊的被子各自扯,各國各有牽制,但是匯率各自扯自己那份,波動難免,但是不會出現四分五裂的景象。

那麽,關於貨幣戰爭的第二問題就出現了,當前多床被子雖然拉扯不壞,但是壓低匯率影響是好是壞?這要分不同的國家以及其發展階段。壓低匯率的策略如果有效,其前提必然在於該國存在大量的生產發展機會。最為顯性的案例在於90年代的中國,在朱鎔基治下的系列改革中,伴隨著人民幣的一次性貶值,擁有無數廉價勞動力的中國的出口大為受益;與中國出口品存在競爭關系的東南亞諸國則遭遇了中國製造的強有力沖擊,其出口產品的競爭力大幅減弱,加之之前的匯率升值與資產泡沫,亞洲金融危機終被觸發。

也正因此,貨幣戰爭是否有效,不可一概而論,但是貨幣戰爭背後,其實往往也是出口實力的比拼,並不是簡單的金融游戲,甚至一國央行的寬松政策能否最終壓低該國匯率,也最終取決於市場的認可,如果市場判斷該國匯率本該走高,央行又能在外匯市場充當多久的單一賣家了?

如果貨幣戰爭的影響有限,那麽為何各國政治家還是樂此不疲?除了無知之外,利用操縱外匯往往可以迴避國內改革,則是試圖以最小阻力來達到經濟復蘇;不過天下本來沒有免費的午餐,如果迴避自身經濟的結構問題,僅憑匯率變動註定徒勞——換而言之,你可以換弄匯率,也可能一時得逞,但是你不可能一直通過換弄匯率來贏得經濟增長,而一個擁有健康經濟發展模式的國家,也不會僅僅因為匯率問題就大跌跟頭不起。

觀日本,可能就沒那麽樂觀。在強行推動的通脹目標之下,日元的貶值或許可以奏效,但是日本經濟能否大幅回升,最終取決於日本製造的競爭力,而這本來也是日本經濟的症結所在。日本的衰敗,症結不在於廣島協議之類,還是在於增長潛力消耗殆盡,經濟結構性弊端尾大不掉,政府的介入往往導致僵屍公司無法倒閉,市場難有出清之時,國內公司的競爭力下降。日本的前車之鑒,中國應該引以為鑒。

貨幣或金融知識,本來抽象,但是愛好者甚廣之下,也使得不少言論玉石俱存。對於貨幣戰爭的各種駭人言論,海內外並不少見,實多是少見多怪。貨幣戰爭或許不僅僅是口號,已經是行動,但遠遠談不上陰謀,最多是你知我知大家猜的陽謀。不過,貨幣戰爭背後鼓噪如此之多,源自陰謀論本身就是一個龐大的產業鏈,從頂層的力圖挾持民意的政客再到底層的民族主義消費者,中間被蠱惑的聽眾更不知凡幾,甚至裹挾不少本應該屬於有識之輩,不可不慎,正如蕭伯納所言“你應該小心一切假知識,它比無知更危險。”

(註: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作者微博:http://weibo.com/xujin1900

 

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