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wenson寫的兩篇  不和諧,沒標準,辭達而已矣http://wensonyeh.blogspot.fr/2012/04/blog-post_23.html  及  有深度的虛偽 有文采的廢話http://wensonyeh.blogspot.fr/2013/02/blog-post_10.html#more

我還滿贊成他的想法

在台灣的教育沒有哲學這一門科目 我認為哲學應該類似思想的學科 教你如何從前人的作品做出自己的獨立判斷與思考   但我們接收中國哲學思想主要是藉由國文這一門科目  但國文似乎教的是欣賞文言文或是白話文的作品 裡面的詞藻  但 卻無力為裏頭傳達出來的思想 經由現代的眼光與現實 來思辨來探索   再者 台灣儒家社會似乎如文中以和諧為導向 我們不喜歡人與人的面對衝突   通常是 退一步海闊天空  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的潛規則  在這個前提下 如何做思辯  如何做尖銳的批判  在者   如何要求課文選擇尖銳立場的文章   這似乎是深層文化習慣問題

另外 文中舉出  華人老闆較西方更容易批評員工的人生觀 哈    其實主要是長輩或者比較有權勢 有社會地位的人常犯的問題   我之前在聯合報看到一個專欄 寫的是外國人如何看台灣 其中一位 我印象很深  她說台灣人的問題在於  好為人師

是壓 做了母親帶小孩到公園 你可以發現多少雞婆 可以告訴你該如何帶小孩  自己開店 依附涉世未深模樣 多少自以為有成人士    尊尊告誡你該如何做生意   而我 只能立正聽訓

至於 梁啟超所認為的 寫作文先教規矩  感覺起來跟老外的文章很像 大致上西方人士的文中 都會找到一個主題 再根據這個主題做演藝 論證 詮釋 來說服你接受他的主題或假設  恩 我覺得這樣很好  因為我通常看到主題   再稍微看一下細項解釋就知道我會不會被說服   那也就是為何我目前並不買帳那本  la societe de defiance 

除了以上提到的之外 我記得之前好像稍微提一下我對教育的看法 除了幼稚園讓小孩著重在遊戲  中學加入思考或哲學這個課程 對於本身的優勢 就是資訊的灌輸其實不能少   但大學以上 是比較建議學習西方的教學模式   可以讓老師教授到國外學習較立起教學系統  這樣可以結合東西教學的優點  另外 我還覺得目前的世界分工越來越細 是否對於一些專門知識 一班人也要有適當的了解 所以應當加入基礎科目  例如醫學 生物食品 法律常識等等  這樣民眾才能對於政府與自己做把關 也有基礎判斷和視為偽科學  總覺得是是交由一些專家學者不太保險 因為他們自己建立遊戲規則自己玩 難免會有暗箱作業的情況 不是嘛 

我其實不贊成所謂的菁英民主  畢竟目前大部分的國家不事都由精英領導嗎   背後學歷有多漂亮    若要是由只有菁英的人才能選舉 那不更又是暗箱作業  想想就覺得可怕 菁英未必帶有高道德  看天主教爆出一堆性侵兒童就知  連宗教也無法約束  泰瑞莎修女 甘地之流的人物  也是幾億人幾代人才出這麼一個  阿 可是國家那麼多 選舉也那麼多  怎麼可能所有的國家領導都是  還是提升公民的教育品質比較來的實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uby 的頭像
ruby

ruby的法國心情寫真

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