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緣自:http://ckhung0.blogspot.tw/2012/10/vandana-shiva.html#more

文中作者是翻譯  Interview with Vandana Shiva  http://www.inmotionmagazine.com/global/vshiva4_int.html

 

一、 變質的專利

 

大約在哥倫布年代時期, 手工業興盛, 專利制度興起。主要的動機是希望一些外來師傅可以帶來本國所欠缺的手工藝。「教我們的人如何製作玻璃」 「教我們的人如何鍊鋼」我們回報的方式是保障你七年的市場壟斷權。當時學會一項技術大約要七年, 所以有如此期限的設計。七年過後, 外國師傅離開, 而這些知識與技藝也就成為公共知識, 任何人都可以進入市場競爭。

 

但工業化之後, 專利卻成為大企業主張「只有我們有權使用這項技術」 的工具。一方面他們將年限延長為14年又延長為20年 (貴註: 還加上 專利長青術) ; 另一方面他們不斷地擴張「可申請專利」 的領域, 現在專利已入侵農業、醫療、 細胞、 基因 (貴註: 例如 乳癌基因專利)、 物種。促成這個變化的, 主要是 80 年代一些大型產業的興起。

 

二、 包裝著全球化外衣的美國利益

 

如果 WTO (世界貿易組織) 沒有進來 [印度] 的話, 印度可以用低廉的價格提供藥品給美國大眾。但是美國大眾、 非洲大眾、 巴西大眾卻被告知: 「你們只能從壟斷者這邊買藥。」

 

如果要說有哪一樣工具可以實現帝國控制, 那就非 WTO 架構下的專利制度莫屬了。這是知識的私有化、 生物多樣性的圈地、對生命進行圈地、 對心智的圈地。

 

WTO 的 TRIPs 基本上是美國式的全球化。在 1980 年代, 美國是全球唯一允許對生物擁有專利的國家。對生物施以專利, 將會帶來何等的道德、 環境、 經濟影響? 這些問題都還沒有經過國會或大眾的討論; 這個判例就已經在法院裡誕生了。此外, 起草這些法案的也是美國企業。孟山都自己也承認參與起草: 「我們完成了前所未有的事。我們既是病人、 也是診療師與醫師。」

 

三、 當專利涵蓋生物

 

當專利擴大到生物, 它所控制的就不再只是技術, 而是生命。它控制了經濟。 它控制了生活的基本需求。農夫不再能夠自由地將收成的種子保留到明年使用、不再能夠與朋友自由地交換種子。美國的農夫就曾因為 「留下種子、 隔年再種」這麼普通的事而被告上法庭。

 

專利也進入了醫藥界。如果沒有專利的限制的話, 我們有能力以每年 $200 美金的成本治療愛滋病患; 但美國公司生產的藥卻開價兩萬 -- 不是十倍, 而是一百倍。 這些藥並不是盜版, 而是用不同方式所生產的相同成品; 但美國藥品工業卻把它污名化成偽藥。 WTO 的 TRIPs 談判 (與貿易有關之智慧財產權協定) 曾企圖把 「未受壟斷的市場所造成的低價競爭」扭曲解釋成一律都是盜版。 (貴哥狂點頭: 「仿冒」 謀殺 「盜版」 與 「山寨」; 臺灣主流媒體已經被攻陷了。) 就像我們的總理說的, 這些大公司企圖把疾病從醫療議題轉變為利潤議題。化學/藥品/種子/生技這些產業已經合而為一, 控制了我們的食物與健康。

 

四、 生態與平等

 

如果一群人從一口井裡取得飲水、 一起照顧這口井、一起承受井水污染的後果, 那麼這群人就有動機保護這口井免於污染。在這樣的情境之下, 生態保育和永續經營就自然發生。反過來說, 會污染一條河流或一口井的, 就是那些不必從這個地方取得飲水的人。 (貴註: 1.25 億承受環境毒物污染的人口 跟使用環境毒物產品量最高的人口, 不知道有多少交集?)

 

同樣的道理, 當智慧財產遭到壟斷, 保育就被犧牲了。保護生物多樣性的, 是各地的小農。如果地球人希望保護保護生物多樣性, 就必須幫助小農捍衛他們的權利。智慧財產一方面給壟斷市場的大企業帶來強大的動機要促成單質文化 (monoculture) 另一方面又剝奪了農民保衛自身 (實體) 財產的機會 (及保護生物多樣性的動機)。

 

生態保育與平等總是相伴發生的。

 

五、 心路歷程與生命軌跡

 

Vandana Shiva 從小喜歡物理, 也在加拿大取得物理博士。但對於印度社會的關懷及一連串的事件讓她從科學走向技術、又發現技術是一種控制力, 可以造成經濟不平等、 傷害環境。 Punjab 大屠殺事件促使她深入探究: 為何農業問題會帶來這樣的暴力?

 

從 1987 年開始, Vandana Shiva 全力聚焦於生物科技。生物科技公司 Sandoz 明白表示他們要用基因工程發展出一種超越農人能力的技術, 這樣才能壟斷市場。 而 「專利」, 正是凝聚權力的絕佳工具。後來這些生技公司合併成僅存的五家大公司。 Vandana Shiva 關注生技與專利議題、 追蹤 TRIPs 談判, 全心全力要阻止帝國主義掌控 「生命」。

 

六、 受甘地啟發

 

1991 年, 她告知農民 TRIPs 的最新發展、 分析這對農民的影響。農民發起了 「保衛種子的非暴力抵抗及不合作主義」 (Seed Satyagraha) -- 正是受到印度聖雄甘地的啟發。在建設性的面向, 農民協力保存種子、不受大企業的農藥與基改種子控制, 甘地的思想與做法也都融入了這一切。

 

他們的努力包含三個面向: 自主生產 (Swadeshi)、 /食物/種子的自主管理 (Swaraj)、不合作 (Satyagraha)。 (貴註: 農民只是想要自食其力過生活竟然不被法律允許、竟然被迫舉出不合作的牌子, 從這裡就可以看出種子專利在印度造成多可怕的後果。)

 

七、 經濟民主的淪陷

 

採訪者問 Vandana Shiva: 「上次你提到真正的民主必須包含個體參與經濟?」她解釋: 在真正的民主社會裡, 人們有權決定自己的生活 -- 決定自己的食物、健康、 工作等等。選舉模式的民主在過去大致上還能夠實現這個目標: 民眾如果要求蓋學校, 政治人物就必須兌現選舉支票 -- 畢竟這些事情都還在國家自主的範圍之內。

 

但是全球化造成了國家自主權的流失。這些跨國協定讓國家政府不再能夠保障農民產品的最低售價、不再能夠保障教育/工作/醫療機會 -- 這些都是民主生活本應享有的東西。

 

我們看到 「民主」 已被架空 -- 它途留一具 「選舉劇場」 的空殼, 卻失去了原有的經濟意涵。

 

經濟決定權從公民手中流失, 甚至連國家都失去了經濟決定權。現在決定經濟運作的, 是 WTO、 世界銀行、 IMF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而操縱這些組織的, 則是跨國企業。今日社會的運作, 其實是經濟獨裁與選舉表象的結合。 但是選舉制度在經濟獨裁的現實下不可能獨立運作。

 

到最後, 這將造成兩極對立。

 

為什麼? 一方面, 失去經濟自主權的民眾也將失去安全感。一般老百姓不理解為什麼工作機會減少、農夫不理解為什麼菜價下跌、 水資源減少。 (貴註: 另一方面, 爭取選票的政治人物不敢觸怒經濟強權、不敢挑戰經濟獨裁, 不敢提出真正可以解決問題的政策。) 如果你 (貴註: 政治人物) 能夠把帳算到其他省份的頭上、算到回教徒、 外來移民 (貴註: 法國的非裔移民、 美國的墨西哥非法移民) ... 的頭上, 那麼全球化所帶來的經濟安全感流失將立即轉變為族群對立。

 

八、 經濟民主的重建

 

重建經濟民主, 是重建民主的第一步。不僅如此, 它還會帶來和平。經濟不安、 戰爭與暴力、失去民眾代表性的政治人物是我們當今面對的三大問題。解決之道, 是邀請農民種自己的種子、 拒絕參與大企業的遊戲。農夫如果可以儲存自己的種子、種自己的 (而非孟山都基改的) 作物, 不僅可以找回經濟自主權, 也可以減少殺蟲劑及其他化學物的使用。他們將替自己省錢、 也為公共衛生盡力。我們要建立替代的市場行銷管道, 讓農人們直接接觸消費者。 (貴註: 網路力量也有助於 「中間人的消失」)

 

九、 資源從南方流向北方

 

並不是南方國度的人民不會創造財富。而是因為他們的創意與生產成果被掠奪。英國殖民時代, 靠的是扭曲的 「土地所有權」 制度剝削印度; (貴註: 從三鶯部落事件省思 「土地所有權」) (隨著資源被英國剝削) 最富饒的孟加拉反而變成最貧困的地區。在這塊盛產小麥一點也不缺食物的土地上, 在 1942 年竟有兩百萬人死於飢荒。這些人的死因, 並不是因為欠缺食物, 而是他們的努力被剝削了。 Amartya Sen 之所以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 就是因為他指出這麼基本的概念。

 

而今日的 「種子/基因/生物多樣性所有權」 將會造成更大的傷害。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 正是一般認知當中最貧窮的區域。我們的生物多樣性很豐富, 但每年六百億美元基於生物多樣性的交易卻由北方國家掌控。因為他們用基因專利掌控壟斷這些 (我們的天然資源)。在全球咖啡貿易額倍增的相同期間, 咖啡農的總收入卻大約攔腰砍了一半。

 

「貿易協定」、 「智慧財產權」、 「專利」這些神奇的機制正在重演殖民掠奪的歷史, 但 (手段? 影響?) 卻更加深層。據估計, 美國的財富有 70% 來自專利之類的 「收租金」 的機制。 美國政府所設計的, 並不是一個人民投入生產的國家。它的生產線都移到中國去了; 但它仍想 (從別人的生產過程當中) 收取租金, 而它所靠的工具就是智慧財產權。 這造成一般美國民眾的工作機會日益減少, 但大企業的財富卻日益增加。真正的創作者與工作者理應獲得的財富, 是怎麼進到掠奪者手中的? 靠的就是這些權力遊戲的機制。 (貴註: 學者的智慧, 變成期刊的財產參賽學生的智慧, 變成主辦單位的財產、員工的智慧, 變成公司的財產 ...)

 

採訪者問: 「然後透過戰爭把這些價值強加在其他國家身上?」 Vandana Shiva 回答: 「戰爭跟全球化其實是一體的兩面。伊拉克並沒有被解放、 美軍並沒有戰勝。真正獲利的是大企業。 Bechtel 跟 Halliburton 都得到合約 (貴註: 分別用這兩家公司的名字加上 「iraq contract」 搜尋...) 全球化在做的事也一樣啊: 目的就是要把全球的水資源交到 Bechtel, Suez, Vivendi 這些企業的手中。

 

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rendan
  • 謝謝妳分享這麼好的文章資訊
  • de rien!!

    ruby 於 2013/04/26 18:33 回覆